大正蔵検索


punctuation    Hangul    Eng   

Citation style A:
Citation style B:
()
Citation style C:
()
Citation style D:
()
TextNo.
Vol.
Page

  INBUDS
INBUDS(Bibliographic Database)
  Digital Dictionary of Buddhism
電子佛教辭典
パスワードがない場合は「guest」で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Users who do not have a password can log in with the userID "guest".

本文をドラッグして選択するとDDBの見出し語検索結果が表示されます。

Select a portion of the text by dragging your mouse to view all terms in the text contained in the DDB. ・

Password Access Policies

宗鏡録 (No. 2016_ 延壽集 ) in Vol. 48

[First] [Prev+100] [Prev] 867 868 869 870 871 872 873 874 875 876 877 878 879 880 881 882 [Next] [Next+100] [Last] [行番号:/]   [返り点:/] [CITE]

馬鳴以一心爲法。以眞如生滅二門爲義。論
云。依於此心顯示摩訶衍義。心眞如是體。心
生滅是相用。只説此心。不虚妄故云眞。不變
易故云如。不守自性故隨縁。以隨縁故成無
量義。又由不變故始能隨縁。由隨縁故方能
不變。何者謂若變自體將何隨縁。如無水豈
能成波浪。故知一心不動義遍恒沙。雖遍恒沙
皆是一心之義 問。欲淨其土當淨其心。則
心外有土。何成自淨 答。至極法身常寂光
土。離身無土。離土無身。依報是心之相。正報
是心之體。體相無礙。依正本同。所以攝境歸
心。眞空觀中則攝相歸體。顯出法身。從心現
境。妙有觀中則依體起用。修成報身。若心境
祕密圓融觀中。則心境交參依正無礙。心謂
無礙心。諸佛證之以成法身。境謂無礙境。諸
佛證之以成淨土。淨名疏中。觀心釋四種境
界者。一因縁境。二空境。三假境。四中道境。
境是心所依住。即是上也。衆生者。佛告比
丘。汝等日夜常生無量百千衆生。今因縁心
多境亦多。心少境亦少。觀心照少境。即是小
國土。觀心照多境。亦是多國土。如是觀因縁
境。即是化衆生。或調惡境而悟。即是穢土入
佛智慧。或觀善境而悟。即是淨土入佛智慧。
起菩薩根者。隨所觀善惡之塵。了知此塵即
是一切法此法本來畢竟常寂。常寂之境發
於眞智。眞智所依佛土即常寂光土也。復次
行人觀是四境。非爲貪著境界。但化伏煩惱
心數衆生。用此四心而起誓願。願法界衆生
皆得如我化此心數悉令清淨。即是淨土安
立有爲縁集衆生也。行人當知。一切菩薩淨
佛國土根本從此而起。合抱之樹起於毫末。
又凡聖共居同一妙土。眞俗所依唯一法身。
所依不二能依自殊。所既不殊。能亦何別。無
始妄習謂依正殊。若能一切皆融。豈有身土
別見。如此觀心實眞淨土。是眞了義。若離此
者。多是執文隨語生見。義海云。塵毛刹海是
依。佛身智慧光明是正。今此塵是佛智現。擧
體全是佛智。是故光明中見佛刹等。又刹海
塵等全以佛法界如如爲塵體。是故塵中現
一切佛事。當知依即正正即依。乃至一事一
法一毛一塵。各各如是合佛依正也。故知萬
像繁興唯一致矣
宗鏡録卷第八十一
 戊申歳分司大藏都監開板 



宗鏡録卷第八十二
 *慧日永明寺主智覺禪師延壽集 
夫云何一心而成止觀 答。法性寂然名止。
寂而常照名觀。非能所觀但是一法。若台教
總論二種止觀。一相待止觀。二絶待止觀。前
是拙度。後是巧度。相待止觀者有三止三觀。
三止者一止息義。二停止義。三不止止義。三
觀者。一觀穿義。二觀達義。三不觀觀義。絶待
止觀者有三止三觀。三止者。一體眞止。二方
便隨縁止。三息二邊分別止。三觀者。一從假
入空名二諦觀。二從空入假名平等觀。三二
觀爲方便道得入中道。雙照二諦心心寂滅。
自然流入薩婆若海。名中道第一義諦觀。
今宗鏡所明。唯論一心圓頓之旨。圓頓止觀
相者。以止縁於諦。則一諦而三諦。以諦繋於
止。則一止而三止。譬如三相在一念心。雖一
念心而有三相。止諦亦如是。所止之法雖一
而三。能止之心雖三而一也。以觀觀於境則
一境而三境。以境發於觀則一觀而三觀。如
摩醯首羅面上三目。雖是三目而是一面。觀
境亦如是。觀三即一。發一則三不可思議不
權不實。不優不劣。不前不後。不並不別。不大
不小。故中論云。因縁所生法。即空即假即中。
又如金剛般若經云。譬如人有目日光明照
見種種色若眼獨見不應須日。若無色者。
雖有日眼亦無所見。如是三法不異時不相
離。眼喩於止。日喩於觀。境喩於色如是三法。
不前不後。一時論三。三中論一。亦復如是。若
見此意。即解圓頓教止觀相也。何但三一一
三。總前諸義皆在一心。其相云何。體無明顛
倒即是實相之眞。名體眞止。如此實相遍一
切處。隨縁歴境安心不動。名隨縁方便止。生
死涅槃靜散休息。名息二邊止。體一切諸
假悉皆是空空即實相。名入空觀。達此空
時觀冥中道。能知世間生滅法相如實而見。
名入假觀。如此空慧即是中道無二無別。名
中道觀體眞之時五住盤石砂礫一念休
息。名止息義。心縁中道入實相慧。名停止
義。實相之性即非止非不止義。又此一念能
穿五住達於實相。實相非觀。亦非不觀。如
此等義。但在一念心中。不動眞際而有種種
差別。經言。善能分別諸法相。於第一義而不
動。雖多名字蓋乃般若之一法。佛説種種名。
衆名皆圓。諸義亦圓。相待絶待對體不可思
議。不可思議故無有障礙。無有障礙故具足
無減。是圓頓教相顯止觀體也。又三止三觀
爲因。所得三智三眼爲果。三智者。一切智道
種智一切種智。三眼者。慧眼法眼佛眼。若
一心眼智者。眼即是智。智即是眼。眼故論
見。智故論知。知即是見。見即是知。佛眼具
五眼。佛智具三智。王三昧一切三昧悉入其
中。首楞嚴定。攝一切定。如來雖具五眼。實
不分張。只約一眼。備有五用。能照五境。所以
者何。佛眼亦能照麁色。如人所見。亦過人所
見名肉眼。亦能照細色。如天所見。亦過天
所見名天眼。達麁細色空。如二乘所見名慧
眼。照達假名不謬。如菩薩所見名法眼。於諸
法中皆見實相名佛眼。當知佛眼圓照無遺。
故經云。五眼具足成菩提。永與三界作父母。
而獨稱佛眼者。而衆流入海失本名字。非無
四用也。佛智照空。如二乘所見名一切智。佛
智照假。如菩薩所見名道種智。佛智照空假
中皆見實相。名一切種智。故言三智一心中
得。故知一心三止所成三眼。見不思議三諦。
此見從止得。故受眼名。一心三觀所成三智。
知不思議三境。此智從觀得。故受智名。境之
與諦左右異耳。見之與知眼目殊稱。不應別
説。雖作三止三觀之三説。實是不思議一法
耳。又云。善巧安心者。以觀止安於法性。無明
癡惑本是法性。以癡迷故。法性變作無明。
如眠來變心有種種夢。雖顛倒起滅如旋火
輪。不信顛倒起滅。唯信此心但是法性。起
是法性起。滅是法性滅。體其實不起滅妄謂
起滅。以法性繋法性。以法性念法性。常法性
無不法性時。體達既成。不得妄想。亦不得法
性。還原反本法界倶寂。是名爲止。觀者。觀察
無明之心等。於法性本來皆空。譬如劫盡下
等一切妄想善惡。皆如虚空。無二無別。又
如劫盡從地上至初禪炎炎無非是火。如虚
空藏菩薩所現之相一切皆空如海慧如來所
現一切皆水。介爾念起所念念者無不即空。
空亦不可得。如火木能使薪燃亦復自燃。
法界洞朗咸皆大明。名之爲觀。上所言止
者。尚不得法性。何況妄想。所言觀者。尚不得
空。何況有法。則有無倶寂染淨雙融。方成
究竟一心止觀耳。又絶待止觀者。絶横竪
諸待。絶諸思議。絶諸教觀。悉皆不生。故名
止。止亦不可得。觀冥如境。境既寂滅清淨。尚
無清淨。何得有觀。世人約種種語釋絶待義。
終不得絶。若得意忘言心行亦斷。隨智妙悟
無復分別。縁理分別。皆名爲待。眞慧開發
絶此諸待。絶即復絶。諸法不相待。乃至一念
不住故。即此意也。輔行記云。若無生門千萬
重疊唯是一心者。爲欲修觀人措心難當故。
撮示其正意。名爲一心。此即正明一心無生
之門。乃至既於念念止觀現前。約此心念名
爲衆生。何者總撮前來若横若竪。既入一心
凡一念起不離於我。我即衆生。達念念心而
寂而照。寂故名止。照故。名觀。一心既爾。諸
心例然。止觀爲因。眼智爲果。一一念中無
非止觀眼智也。如上三一。若有三可三。便成
差別。有一可一。便成無差。若差則失無差。若
無差則失差。開一爲三。則失一。合三爲一。則
失三。今明不爾。昔三猶是今一。今一猶是昔
三。開三不失一。合一不失三。即是差即無差。
無差即差。若得此意本有今無三世有法。無
有是處。亦應例云。本無今有三世有法。斯有
是處。無常非無常。境智非境智。因果非因果。
例皆如是。昔三猶是今一。今一猶是昔三者。
即是不動。衆生之性。能成諸佛之性。亦是從
實開權會權歸實。亦是因果同時迷悟一際。
故云汝等所行是菩薩道一切衆生即涅槃
相。又説一心三觀三觀一心。若三觀一心即
約縱説。一心三觀即約横説。今非縱故不一。
非横故不三。三一一三。但是眞心上義。不可
定執爲一爲三非三非一之解。以宗非數量
道絶名言故 問。經云。一切無礙人一道出
生死。云何立多種觀門行相差別 答。所觀
是一。能觀自殊。諸佛徇機密施善巧。又法
是心體。觀是心用。自心起用還照自體。如炷
生焔明還照炷。似珠吐光反照珠體。如華
嚴經。善財參見彌伽長者。徹見十方佛海。
顯此定者唯心之觀。知衆生界無量無邊皆
心現。故明隨心念佛諸佛現前。以唯心觀遍
該萬有。是以湛然尊者云。上根唯觀一法。
謂觀不思議境。境爲所觀。觀爲能觀。所觀者。
謂陰界入。不出色心。色從心造。全體是心。
此之能造具足諸法。衆生理具。諸佛已成。成
之與理莫不性等。頌云。一一心中一切心。一
一塵中一切塵。一一心中一切塵。一一塵中
一切心。一一塵中一切刹。一切刹塵亦復然。
諸法諸塵諸刹身。其體悉然無自性。無性本
來隨物變。所以相入事恒分。故我身心刹塵
遍。諸佛衆生亦復然。一一身土體恒同。何妨
心佛衆生異。異故分別染淨縁。縁體本空空
不空。三諦三觀三非三。三一一三無所寄。諦
觀名別體復同。是故能所二非二。如是觀時
名觀心性。隨縁不變故名爲性。不變隨縁故
名爲心。故此妙境爲諸法本。故此妙觀爲諸
行原。上根一觀横竪該攝。便識無相。衆相宛
然。若中下根不逗此門。則隨機差別教分多
種。雖説種種道。其實爲佛乘。佛乘不動種種
隨心。猶玻瓈珠隨前塵而變衆色。若金剛寶
置日中而無定形 問。自性清淨心本無垢
染。云何説斷惑之義 答。有二種心。一自性
清淨心。二離垢清淨心。以自性心雖本清淨。
以客塵不染而染。修諸對治得成離垢。未必
有垢可離。以自性離故。此即不斷而斷。雖有
能斷而無所斷。此是圓斷惑義。如古師云。斷
惑相者要性相無礙。由能斷無性方爲能斷。
所斷本空方成所斷。若定有者。則墮於常。
不可斷故。若定無者。則墮斷。失聖智故。中
論偈云。能説是因縁。善滅諸戲論。拙度爲不
善滅。巧度爲善滅也。善滅者。不斷斷。不善
滅者。是定斷也。又智障有其三門。一是智
障。所謂分別有無之心。二是體障。謂觀非
有非無之解。立已能知故曰體障。三是治想。
謂妄識中合如正慧。若四五六地斷除分別
取有之心。入七地時斷除分別取無之心。
八地已上斷除體障。前第七地雖除分別有
無之心。猶見己心。以爲能觀。如爲所觀。其所
觀如不即心。能觀之心不即如。心如別故心
外求法。故有功用。法外立心。故有體障。從第
七地入八地時。破捨此障觀察如外由來無
心心外無如。如外無心。心不異如。心外無如。
如不異心。故能如心泯同法界廣大不動。以
不異故。息外推求故捨功用。不復如外建立
神智。故滅體障。體障滅故名無障想。第三治
想。至佛方滅。故入八地雖無障想而有治想。
從八地已上無生忍體轉轉寂滅。令彼治想
運運自亡。至佛乃窮今此未盡。又若依頓教。
一切煩惱本來自離。不可説即與不即。如法
界體性經云。佛告文殊師利。汝依何教法發
菩提心。文殊言。教發我見心。何以故。我
見際即是菩提故。若華嚴圓教。一切煩惱不
可説其體性。但約其用即甚深廣大。以所障
法一即一切具足主伴。故能障惑亦如是也。
是故不分使習種現。但如法界一得一切得。
是故煩惱亦一即一切即也。普賢品明一障
一切障。經云。以普賢眼見一切衆生。皆已究
竟矣。故知但了眞心無惑可斷。設有餘習。還
以一心佛知見而治之。不入此宗皆成權漸。
以此懺罪何罪不消。除三毒根如翻大地。
以此發行何行不成。徹十地源似窮海底。遊
行奮迅猶師子之王。自在&T037173;翔若金翅之鳥」
問。唯一眞心入平等際。云何學者證有差殊
答。此於能證智見有淺深。向無爲法自生差
別。涅槃疏云。佛性如世間道。有未行者。有欲
行者。有正行者。有已行者。雖有未行等不同。
不可言道有二。佛性亦爾。有未見欲見正見
已見。雖見不同。理無有二。諸佛同一法界則
理無二。是一塵無非法界。則事弗毫差。此即
是所證一。若能證殊者。如藏通二教。只見空
而不見不空。如尋夢得眠。若別圓二教。見不
空中道之理。如尋夢得心。又別門猶執教道
次第生起。若圓乘直了心性即今具足。又藏
通以滅心爲極果。頓皆圓乘。台教云。六識
是縁因種。善惡並是六識起。七識是了因種。
惑之與解皆是七識。八識是正因種。無八識
則無生死涅槃。若此三種非佛種類。此外何
處更有圓頓之法。二乘斷結。結盡便無佛慧
之因。不能成一切種智。失了因種也。若除惡
有善。惡盡則不能生一切善。豈有縁因種。若
離生死入無餘涅槃。滅身不受生者。豈有正
因種。所以圓覺經云。清淨慧菩薩白佛言。世
尊。願爲一切諸來法衆。重宣法王圓滿覺性。
一切衆生。及諸菩薩。如來世尊所證所得。云
何差別。乃至佛言。善男子。圓覺自性非性性
有。循諸性起無取無證。於實相中實無菩薩
及諸衆生。何以故。菩薩衆生皆是幻化。幻化
滅故無取證者。譬如眼根不自見眼。性自平
等無平等者。衆生迷倒未能除滅一切幻化。
於滅未滅妄功用中。便顯差別。若得如來寂
滅隨順。實無寂滅及寂滅者。善男子。一切衆
生從無始來。由妄想我及愛我者。曾不自知
念念生滅。故起憎愛耽著五欲。若遇善友教
令開悟。淨圓覺性發明起滅。即知此生性自
勞慮。若復有人勞慮永斷得法界淨。即彼淨
解爲自障礙。故於圓覺而不自在。此名凡夫
隨順覺性。善男子。一切菩薩見解爲礙。雖斷
解礙猶住見覺。覺礙爲礙而不自在。此名菩
薩未入地者隨順覺性。善男子有照有覺倶
名障礙。是故菩薩常覺不住。照與照者同時
寂滅。譬如有人自斷其首。首已斷故無能斷
者。則以礙心自滅諸礙。礙已斷滅無滅礙者。
脩多羅教如標月指。若復見月了知所標畢
竟非月。一切如來種種言説。開示菩薩。亦復
如是。此名菩薩已入地者隨順覺性。善男
子。一切障礙即究竟覺。得念失念無非解脱。
成法破法皆名涅槃。智慧愚癡通爲般若。菩
薩外道所成就法。同是菩提。無明眞如無異
境界。諸戒定慧及婬怒癡。倶是梵行。衆生國
土同一法性。地獄天堂皆爲淨土。有性無性
齊成佛道。一切煩惱畢竟解脱。法界海慧照
了諸相。猶如虚空。此名如來隨順覺性。善
男子。但諸菩薩及末世衆生。居一切時不起
妄念。於諸妄心亦不息滅。住妄想境不加了
知。於無了知不辯眞實。彼諸衆生聞是法門。
信解受持不生驚畏。是則名爲隨順覺性。釋
曰。居一切時不起妄念者。念雖即空不可故
起。或串習而生。或接續而起。或覺前念非別
生後念改悔。總皆是病。但一坐之時内外心
不生。即是眞如定。設有異境牽生。唯明正念。
正念者。即一心本法。心境倶虚了無所得。於
諸妄心亦不息滅者。即推初念不見起處。何
須斷滅不見起處。是名眞滅。住妄想境不加
了知者。妄想内外諸境皆空。何須強生分
別。則不取不捨妙定相應。於無了知不辯眞
實者。亦不住無分別。非實非虚。心無所寄。
則得本之正宗。還原之妙性矣 問。一切衆
生皆同法性。故思益經云。衆生如即是漏盡
解脱如。云何衆住不具性起功徳 答。性有
二種。一種性義。因所起故。二法性義。若眞若
應皆此性故。若是法性凡聖皆同。若是種性
須萬善熏修。以淨奪染性方起故。妄雖即性
不順性故。清涼記云。如來出現義。亦名縁
起。亦名性起。若八相覽縁出現故名縁起。謂
由衆生業感如來大悲而出現故。八相成道
從法性故名性起。今以從縁無性。縁起即名
性起。又淨縁起常順於性。亦名性起。故云應
雖從縁不違性故。即無不從此法界流。即相
成門明性成於縁。故此性起自有二義。一從
縁無性。而爲性起。二法性隨縁故名性起。無
不還證此法身故。此乃縁起能成性起。即是
相成門也。以淨奪染性即起故者。明相奪門。
亦是通妨。謂有問言。性起唯淨縁起即是性
起。故爲此通。謂起有二。一染二淨。淨謂如來
大悲菩薩萬行等。染謂衆生惑業等。若以染
奪淨則屬衆生。故唯縁起。今以淨奪染。唯
屬諸佛。故名性起。乃至萬法出興。皆是眞性
中縁起。所以菩薩凡有施爲皆順法性。衆
生以無明根本未盡。我執情見不亡。所有施
爲皆違法性。但成有爲生滅之行。不成性起
功徳之門。如起信論云。此菩薩知法性離慳
貪相是清淨施度。隨順修行檀波羅蜜。知法
性離五欲境無破戒相是清淨戒度。隨順修行
尸羅波羅蜜。知法性無有苦惱離瞋害相是
清淨忍度。隨順修行羼提波羅蜜。知法性離
身心相無有懈怠是清淨進度。隨順修行毘
梨耶波羅蜜。知法性無動無亂是清淨禪度。
隨順修行禪那蜜羅蜜。知法性離諸癡闇是
清淨慧度。隨順修行般若波羅蜜。故知菩薩
所修一度一行。皆順眞如一心法性之理。非
是於自性外別有所修。以隨順心性故。所有
功徳皆如性起。無盡無爲不取不捨。凡夫所
造慳貪乃至癡闇。皆是違眞背性起我見心。
所以不隨性起成無漏功徳。設有妄修皆於
自心外。別有所得。盡成外道天魔有爲生滅。
以不順眞如違法性故又以修顯性以性成
修。若無性修亦不成。若無修性亦不顯。如古
徳云。本有如眞金修生如嚴具。由嚴具方顯
金徳。嚴具無體全攬金成。喩顯二徳者。如修
生在因漸顯於本有。在果圓滿於本有。非本
有理有漸有圓。如初生月明雖漸滿而常帶
圓月。以圓月常在故。故十五日月遍在初一
二三等中。則知滿果遍在因位亦令後後常
具前前。前前常具後後。以初一日有二日月
乃至十五日月。以十五日月即初月故。法
合可知。由此故云。修生本有。以初圓時先已
圓故本有修生。以初生時亦已圓故。忘懷思
之。若不能如是思之而失大利。猶如窮子。於
己庫藏以爲他物。或持衣珠而乞匃。或守金
藏以貧窮。皆爲不知自心之寶。致茲況矣。又
如首楞嚴經云。佛言。一切衆生從無始來。迷
己爲物。失於本心。爲物所轉。故於是中觀大
觀小。若能轉物則同如來。身心圓明不動道
場。於一毛端遍。能含受十方國土。夫云轉物
者。物虚非轉唯轉自心。以一切法皆從分別
生。因想而成。隨念而至。所以金剛三昧經頌
云。法從分別生。還從分別滅。滅諸分別法。是
法非生滅。故知一切諸法皆從分別識生。若
能悟了分別識空。則知諸法寂滅。若生若滅
倶是分別。分別若亡法非生滅。亦如法華經。
三變土田唯是變心。非變土耳。首楞嚴經鈔
云。若能轉物即同如來者。心外無物。物即是
心。但心離分別爲正智。正智即是般若。周遍
法界無有障礙。是故西方國土水鳥樹林悉
皆説法。説法之處。即如如心。所以如來一
一根門。遍塵刹土乃至毛端。而説妙法。如
今但得離念。便同如來眞實知見。昔有禪師。
在蜀地綿竹縣無爲山修道。時有三百餘家設
齋倶請和尚。皆由心離分別。即應機無礙
問。法界群機以何智證。悉入平等一心究竟
如來之藏 答。約佛性論有五種如來藏。釋
摩訶衍論。列十種如來藏。且佛性論云。藏
有五種。一如來藏。在纒含果法故。二自性清
淨藏。在纒不染。三法身藏。果位爲功徳所依。
四出世間上上藏。出纒超過二乘菩薩。五法
界藏。通因徹果。外持一切染淨。故名法界。
内含一切恒沙性徳。故名藏。次釋摩訶衍論
云。如來藏有十種。於契經中別別説故。一者
大總持如來藏。盡攝一切如來故。諸佛無盡
藏契經中作如是説。佛告文殊。有如來藏。
名曰大寶無盡殊勝圓滿陀羅尼。盡攝諸藏。
無所不通。無所不當。圓滿圓滿。平等平等。
一切所有諸如來藏。無有以此非爲根本。何
以故。此如來藏如來藏王。如來藏主。如來
藏天。如來藏地。以此義故。名曰大寶無盡殊
勝圓滿陀羅尼如來藏故。此經文明何義。所
謂顯示陀羅尼藏。所依總相。餘契經中諸如
來藏能。依別相故。以何義故。名如來藏。謂
攝持故。二者遠轉遠縛如來藏一清一滿故。
實際契經中作如是説。佛子如來藏者。唯有
覺者。唯有如如。離流轉因。離慮知縛。一一白
白。是故名爲如來之藏故。此經文明何義。所
謂顯示眞如一心。無有惑因無有覺因。無有
惑果。無有覺果一眞一如。唯有淨妙如來體
故。以何義故名如來藏。諸無雜故。三者與行
與相如來藏。與流轉力法身如來令覆藏故。
楞伽契經中作如是説。如來藏者。爲善不善
因受苦樂。與因倶若生若滅。猶如技兒故。此
經文明何義。所謂顯示生滅一心於惑與力
於覺與力。出現生死涅槃之法。譬如非幻幻
人於諸幻事。隨其所應與力用故。以何義故
名如來藏。謂令覆故。四者眞如眞如如來藏。
唯有如故。眞修契經中作如是説。如理如理
如來藏。非建立。非誹謗。非常非無常。非正體
智之所證得。亦非意意識之所縁境界。何以
故。唯有理理。無彼彼故。此經文明何義。所謂
顯示眞如門中性眞如理。唯理自理非智自
理故。以何義故明如來藏。謂無他故。五者
生滅眞如如來藏。不生不滅。被生滅之染故。
楞伽契經中作如是説。大慧。愚癡凡夫不覺
不知。執著諸法刹那不住。墮在邪見而作是
言。無漏之法亦刹那不住。破彼眞如如來藏
故。復次大慧金剛如來藏如來證法。若刹那
不住者。一切聖人不成聖人故。此經文明何
義。所謂顯示生滅門中性眞如理。遠離無常
之相。不生不滅之法故。以何義故名如來藏。
謂被染故。六者空如來藏。一切謂空。覆藏
如來故。勝鬘契經中作如是説。世尊。空如來
藏。若離若脱若異一切煩惱藏故。此經文明
何義。所謂顯示生滅門中一切染法隱覆自
相本覺無量性功徳故。以何義故。一切染
法總名爲空。所謂一切染法幻化。差別體相
無實作用非眞。故名爲空。而能隱覆法身如
來實徳眞體。是故名爲如來之藏。從能藏
染立其名故。七者不空如來藏。一切不空被
空染故。勝鬘契經中作如是説。世尊。不空
如來藏過恒沙不離不脱不異不思議佛法
故。此經文明何義。所謂顯示生滅門中自相
本覺。備過恒沙一切功徳。被過恒沙一切染
法之所染故。以何義故。一切淨法總名不空。
所謂一切淨法自體中實作用勝妙。遠離虚
假超越巧僞。故名不空。被染之覆名如來藏。
於出現時名爲法身。於隱覆時名如來藏。
故從所淨立其名故。八者能攝如來藏。無
明藏中自性淨心。能攝一切諸功徳故。不増
不減契經中作如是説。如來藏本際相應體
及清淨法。此法如實不虚妄。不離不脱智不
思議法。無始本際來有此清淨相應法體故。
此經文明何義。所謂顯示一切諸衆生自性
清淨心。從無始已來具足三智圓滿四徳無
所闕失故。以何義故名如來藏。由顛倒心不
知不覺故。從能淨立其名故。九者所攝如來
藏。一切染法無明地藏。既乃出離圓滿覺者。
爲所攝故。不増不減契經中作如是説。如來
本際不相應體及煩惱纒不清淨法。此本際
離脱不相應煩惱纒不清淨法。唯有如來菩
提智之所能斷故。此經文明何義。所謂顯示
始覺滿佛。斷一切障具一切智。智明爲外。
障闇爲内。一切染法智所攝持故。以何義故
名如來藏。謂攝持故。十者隱覆如來藏。法身
如來煩惱所覆隱沒藏故。不増不減契經中
作如是説。如來藏未來際平等。恒及有法。即
是一切諸法根本。備一切法具一切法。於世
法中不離不脱故。此經文明何義。所謂顯示
多一心體等於法界。遍於三際。具足圓滿。染
淨諸法。無所不通無所不至故。復次顯示隨
縁門中自性淨心。於染法中隱藏沈沒。法身
如來未出現故。是名爲十。今取佛性論中第
五法界藏。及釋摩訶衍論中第一大總持如
來藏。此義弘通總攝一切。以實相智當能證
入。如星拱北。似海會川。猶太虚空無一塵而
不入。若宗鏡内無一法而不歸。衆聖之所乘。
諸佛之同證。其餘諸藏隨染淨縁成眞如生
滅二門。功徳過患隱顯對治故。以不差而差。
不守自性故。以差而不差。不失自性故。則總
別同原本末一際。如究竟一乘寶性論偈云。
法身遍無差。皆實有佛性。是故説衆生。常
有如來藏。此偈明何義。有三種義。是故如來
説一切時一切衆生有如來藏。何等爲三。一
者如來法身遍在一切衆生心識。偈言法身
遍故。二者眞如之體一切衆生平等無差別。
偈言無差故。三者一切衆生皆悉等有眞如
佛性。偈言皆實有佛性故 問。能證智與所
證藏爲同爲異 答。約分別門亦同亦異。若
冥合一味則無境智之殊。若言用即同而異。
境不能照。智有照故。言寂即異而同。境智無
異味故。同故無心於彼此。忘心契合故。異故
不失於照功。智異木石故。是以境智之原非
離非合。合則境智倶壞。離則境智相乖。無
境而不成智。以離法無有人故。無智而不成
境。以離人無有法故。是以智心常寂。雖照
境而無縁。寂不失照。雖空寂而恒用。斯則智
照境亦照。境寂智亦寂。寂照雙分而一味。境
智融即而歴然。若一二情生則違眞理。或作
有情無情之見自分彼我之懷。或執有用無
用之心。唯墮斷常之網。都爲不了萬法之
實性。一道之眞宗。若洞斯文諸情頓破 問。
三界五。趣既唯一心。云何而有迷悟不同凡
聖昇降 答只爲因心故迷。因心故悟。又因
悟成聖。因迷作凡。凡聖但因迷悟得名。名亦
本空。唯有眞心。湛然不動。但於一眞心上。妄
執人法二我。所以似迷。又因了人法二空。所
以似悟。古徳云。覺非始終。以迷故執我。以悟
故見性。如闇中迷杌爲鬼。至明杌有鬼無迷
杌爲鬼。見杌非新有了鬼本無。悟鬼非始無。
既唯得杌不得鬼者。故知鬼不新無。杌非新
有。無取捨也。既二念不生即爲實觀。何以故。
念盡心澄無生現故。如説水澄得眞寶等。又
凡有所見一切或見自見他。皆是迷心自現。
如迷東爲西方實不轉。以迷人西不離悟人
東。但爲迷人迷故。不見悟人東也。若至悟時
西全是東也。故知迷常在悟生不離佛。經云。
衆生界即佛界。佛界即衆生界。但爲迷故癡
盲對目不知見。深自悲哉。故知依方故迷
方位不動。因覺故味覺體靡移。則迷無所迷。
悟無所悟。迷則以眞爲妄。悟則以妄爲眞。如
夜見杌爲人晝見人爲杌。一物未甞異。二見
自成差。既知迷悟空。眞妄亦何有 問。若無
迷悟平等一心。云何斷惑證果。遲速不等
答。雖了一心本末平等。以妄習衆生界中差
別種子不熏而熏。無始堅牢卒難除遣。至十
地位猶有色心二習。若不勇猛精進念念常
與佛知見治之。無由得淨。如華嚴經云。爾
時文殊師利菩薩問勤首菩薩言。佛子。佛教
是一。衆生得見。云何不即悉斷一切諸煩惱
縛而得出離。然其色蘊受蘊想蘊行蘊識蘊
欲界色界無色界無明貪愛無有差別。是則
佛教。於諸衆生。或有利益。或無利益。時勤首
菩薩以頌答曰。佛子善諦聽。我今如實答。或
有速解脱。或有難出離。若欲求除滅。無量
諸過惡。當於佛法中。勇猛常精進。譬如微少
火。樵濕速令滅。於佛教法中。懈怠者亦然。
如鑚燧求火。未出而數息。火勢隨止滅。懈怠
者亦然。如人持日珠。不以物承影。火終不可
得。懈怠者亦然。譬如赫日照。孩稚閉其目。怪
言何不覩。懈怠者亦然。如人無手足。欲以芒
草箭。遍射破大地。懈怠者亦然。如以一毛端。
而取大海水。欲令盡乾竭。懈怠者亦然。又如
劫火起。欲以少水滅。於佛教法中。懈怠者亦
然。如有見虚空。端居不搖動。而言普騰躡。懈
怠者亦然。釋云。如鑚燧求火未出而數息火
勢隨止滅。懈怠者亦然者。當以智慧鑚注於
一境。以方便繩善巧迴轉。心智無住四儀無
間。則聖道可生瞥爾起心。暫時忘照。皆名息
也。所以寶積經云。譬如繋綵帛在頭上。火來
燒綵帛無暇救火。救實理急故。外書勸學尚
云輕尺璧而重寸陰。況學般若求出生死法。
豈可暫忘乎
宗鏡録卷第八十二
 *戊申歳分司大藏都監開板 




宗鏡録卷第八十三
 *慧日永明寺主智覺禪師延壽集 
夫眞心是一字之王。般若之母。云何論説諸
佛常依二諦説法 答。若約正宗心智路絶。
若離二諦斷方便門。以眞心是自證法。有何
文字。凡能詮教無非假名。故云依二諦説法
金剛三昧經偈云。因縁所生義。是義滅非生。
滅諸生滅義。是義生非滅。論釋云。此四句
義有總別。別則明二門義。總則顯一心法。如
是一心二門之内。一切諸法無所不攝。前二
融俗爲眞顯平等義。後二融眞爲俗顯差別
門。總而言之。眞俗無二而不守一。由無二
故則是一心。不守一故擧體爲二。又眞俗無
二一實之法。諸佛所歸名如來藏。明無量法
及一切行。莫不歸入如來藏中。無邊教法所
詮義相。更無異趣唯一實義。所言實者。是
自心之性。除此之外皆是虚幻。智度論云。除
一實相外其餘盡成魔事。法華經云。唯此一
事實。餘二即非眞。凡經論大意並是顯宗破
執獨標心性。若通達。一切諸法即心自性。
心外無法性無不包。猶若虚空遍一切處。則
一切諸法無非實相。故知諸義但一念心。一
理應一切名。以理外無名故。一切名即一理。
以名外無理。故則是無名之眞名。無理之眞
理。是以一心二諦體用周足。本約眞論俗。從
一起多。還約俗論眞。從多會一。如如意珠。珠
以譬眞。用以譬俗。即珠是用即用是珠。不二
而二。分眞俗耳。起信論明一心二門。心眞如
門者是體。以一切法無生無滅。本來寂靜唯
是一心。如是名爲心眞如門。楞伽經云寂滅
者。名爲一心。心生滅門者。是用。此一心體有
本覺。而隨無明動作生滅。故於此門如來之
性隱而不顯名如來藏。楞伽經云。一心者。名
如來藏。又云。如來藏者。是善不善因。此二
門約體用分二。若以全體之用。用不離體。全
用之體。體不離用。還念其一。以一心染淨其
性無二眞妄二門不得有異。故名爲一。此無
二處諸法中實。不同虚空性自神解。故名爲
心。既無有二。何得有一。一無所有就誰曰
心。如是道理離言絶慮。不知何以言之強爲
一心也 問。摩訶衍論云。一即是心。心即
一。無一別心。無心別一。一切諸法平等一味。
一相無相。作一種光明心地之海者。云何復
説同相異相 答。若同若異倶一心作故。如
海涌千波千波即海。以衆生差別性故。不能
同種。以如來平等性故。不能異種。衆生雖差
別不能自異。如來雖平等不能自同。不能自
異故即異無異也。不能自同故即同非同也。
摩訶衍論云。同相者。一切諸法唯一眞如。異
者。唯一眞如作一切法。金剛三昧論云。平等
一味故。聖人所不能異也。有通有別故。聖人
所不能同也。不能同者。即同於異。不能異者。
即異於同。又不可説異故可得説是同。不可
説同故可得説是異耳。説與不説無二無別
也。又云。依甚深教如言取義者。有二種失。一
者聞佛所説動靜無二。便謂是一一實一心。
由是撥無二諦道理。二者聞佛所説空有二
門。計有二法而無一實。由是誹謗無二中
道。又云。如是一心。通爲一切染淨諸法之所
依止故。即是諸法根本。本來靜門。恒沙功徳
無所不備。謂一切是隨縁動門。恒沙染法無
所不具。然擧染法以望心體不能遍通。所以
經云。若離若脱若擧心體。望諸淨法無所不
遍。故經言。於世法中不離不脱總明一心。通
於動靜。爲染淨所依。別顯動門。染法所依。別
顯靜門。淨法所依。亦如起信於一心立眞如
生滅二門。若卷若舒。或總或別。皆是一心之
體用。如日月之光明。似江河之波浪。眞心無
寄不落言思。但約世諦隨縁門中分其二義。
以眞心不守性故。隨縁成異。即成異門。以隨
縁時不失自性故。隨縁不變。即成同門。雖立
同異常冥一際。古釋。一眞心非一非異者。眞
心全體動故。心與生滅非異。而恒不變眞性
故。與生滅不一。先明不異門有三義。一本從
末明不異。經云。如來藏是善不善因。能遍造
一切趣生。又經云。佛性隨流成別味。二攝末
同本明不異。經云。衆生即如也。又云。十二因
縁即佛性。地論云。三界唯一心者。第一義諦
也。前即末之本。本無別本。唯有生滅。更無別
法可相異也。後即本之末。末無別末。故唯有
不生滅。亦無別法可相異也。三本末平等明
不異。經偈云。甚深如來藏。而與七識倶。又
論云。唯眞不立單妄不成。此顯本末鎔融際
限不分。故云不異也。次明不一門者。此中非
直不乖不異以明不一。亦乃由不異故成於
不一。何以故。若如來藏隨縁作生滅時失自
不生滅者。即不得有生滅也。如水失濕性則
不能成大小之波。是故由不生滅得有生滅。
是故即不異故不一也。起信明如來藏與生
滅和合非一非異。而成辦世出世間染淨等
 問。論云。同相者一切諸法唯一眞如。異
相者。唯一眞如作一切法。此同異二義。爲復
法爾自作。爲復因人所置 答。法性不動。豈
有同異之文。改變從心。自起一多之見。如大
乘起信論云。復次覺與不覺有二種相。一者
同相。二者異相。言同相者。譬如種種瓦器皆
同微塵性相。如是無漏無明種種業幻。皆同
眞如性相。是故脩多羅中。依於此義。説一切
衆生本來常住入於涅槃菩提之法。非可修
相。非可作相。畢竟無得。亦無色相可見。而有
見色相者。唯是隨染業幻所作。非是智色不
空之性。以智相無可見故。言異相者。如種種
瓦器各各不同。如是無漏無明隨染幻差別
性染幻業差別故。論釋曰。即此文中故有二
門。一者同相門。二者異相門。爲明何義故建
立同相門。爲欲顯示一切諸法唯一眞如無
餘法故當眞如門。爲明何義故建立異相門。
爲欲顯示唯一眞如作一切法。名相各別義
用不同故。當生滅門。依何契經所建立耶。謂
文殊師利答第一經。彼契經中當何説耶。謂
彼經中作如是説。佛問文殊。汝久遠來恒無
休息。普遍遊行十方刹中見何殊事。文殊答
曰。我久遠來不見餘事。唯見微塵。又佛問言。
汝百年中居于輪家。不見種種瓦器相耶。文
殊對曰。我唯見塵不見瓦器。又佛問言。汝
實不見地水火風山川林樹等種種相耶。對
曰。我實不見如是等相。唯見微塵。如是如是。
世尊問訖。文殊答曰。至一百數。佛問文殊。
見微塵耶。文殊對曰。我久遠來不見微塵。爾
時世尊告文殊言。善哉善哉。汝是大士。能
覺一相。能覺一相。即無相法。文殊師利。汝
一仁者非如是覺。依一相門。一切衆生本來
常住。入於涅槃菩提之法。非可修相。非可作
相。畢竟無得亦無色相可見。而有見色相者。
唯是隨染業幻所作。非是智色不空之性。以
智相無可見故。異相門者。彼契經中作如是
説。佛告身子。汝見此土作何心見。身子答
曰。我見此土。山川林樹沙礫土石。日月宮殿
舍宅等。種種相各各形相名字差別不同。佛
言。汝智慧力下劣狹少。心有高下見如是異。
唯汝一人非如是見。一切衆生亦復如是。乃
至諸法亦復如是。眞妄互熏染淨相待功徳
過患形相名字各各差別。隨凡夫心所立名
相。有而非實。皆如幻化 問。一心開眞如生
滅二門。有何所以 答。甚有功能。深諧事理。
一心者起大乘之信。二門者破邪見之執。約
眞如門信妙理決定。約生滅門信業用不立。
可謂理事圓通眞俗無滯。釋摩訶衍論云。心
眞如門有十種名。一者名爲如來藏門。無雜
亂故。二者名爲不二平等門。無差別故。三者
名爲一道清淨門。無異岐故。四者名爲不起
不動門。離作業故。五者名爲無斷無縛門無
治障故。六者名爲無去無來門。無上下故。七
者名爲出世間門。無四相故。八者名爲寂滅
寂靜門。無往向故。九者名爲大總相門。無別
相故。十者名爲眞如門。無虚僞故。是名爲十。
如是十名總攝諸佛一切法藏平等義理法門
名字。生滅門有十種名。一者名爲藏識門。攝
持一切染淨法故。二者名爲如來藏門。覆藏
如來法身故。三者名爲起動門。相續作業故。
四者名爲有斷有縛門。有治障故。五者名爲
有去有來門。有上下故六者名爲多相分異
門。染淨之法過恒沙故。七者名爲世間門。四
相倶轉故。八者名爲流轉還滅門。具足生死
及涅槃故。九者名爲相待倶成門。無自成法
故。十者名爲生滅門。表無常相故。如是十名
總攝諸佛一切法藏種種差別法門名字。又
夫眞如者。雖在不起不動門。非是凝然不動。
寂爾離縁。此落靜塵生於斷見。斯乃隨縁會
寂約法明眞。是以無性因縁理事一際。因縁
無性隱顯同時。如義海云。入眞如者。謂塵
隨心迴轉。種種義味成大縁起。雖有種種而
無生滅。雖不生滅而恒不礙一切隨縁。今無
生滅是不變。不礙一切是隨縁。隨縁不變是
眞如義 問。上説一切衆生皆有本覺常熏
無明成其淨用。此眞如妙用諸佛化門。爲在
眞如門中。生滅門中 答。此是生滅門中本
覺眞如。故有熏義。眞如門中則無此義。由此
本覺内熏不覺。令成厭求反流順眞。故云用
也。涅槃經云。闡提之人未來佛性力故還生
善根。佛性力者。即本覺内熏力成其淨用。乃
至八相成道十地行位。並約世諦門收 問。
上立一心眞如生滅二門。爲復從何門入疾
得成就 答。但從生滅門入直至道場。不動
塵勞而成正覺。起信論云。復次爲令衆生從
心生滅門入眞如門故。令觀色等相皆不成
就。云何不成就。謂析麁色漸至微塵。復以
方分析此微塵。是故若麁若細。一切諸色。唯
是妄心分別影像。實無所有。推求餘蘊漸至
刹那相別非一。無爲之法亦復如是離於法
界終不可得。如是十方一切諸法。應知悉然。
猶如迷人謂東爲西。方實不轉。衆生亦爾。無
明迷故謂心爲動。而實不動。若知動心即不
生滅。即得入於眞如之門。如上二諦之義。
不可一向作一解。亦不可一向作二解。所以
仁王經二諦品云。爾時波斯匿王白佛言。世
尊。勝義諦中有世俗諦不。若言無者智不應
二。若言有者智不應一。一二之義其事云何。
佛言。大王。汝於過去龍光王佛法中。已問此
義。我今無説汝今無聽。無説無聽是即名爲
一義二義。汝今諦聽。當爲汝説。爾時世尊
即説偈言。無相勝義諦。體非自他作。因縁如
幻有。亦非自他作。法性本無性。勝義諦空如。
諸有幻有法。三假集假有。無無諦實無。寂滅
勝義空。諸法因縁有。有無義如是。有無本
自二。譬如牛二角。照解見無二。二諦常不
即。解心見無二。求二不可得。非謂二諦一。一
亦不可得。於解常自一。於諦常自二。了達此
一二。眞入勝義諦。世諦幻化起。譬如虚空華。
如影如毛輪。因縁故幻有。幻化見幻化。愚夫
名幻諦。幻師見幻法。諦幻悉皆無。若了如是
法。即解一二義。遍於一切法。應作如是觀。故
涅槃經況二鳥雙遊者。生死倶常無常。涅槃
亦爾。在下在高雙飛雙息。即事而理。即理而
事。二諦即中。中即二諦。非二中而二中。是則
雙遊義成。二鳥者。即鴛鴦鳥。雙飛雙止。雙飛
即況雙照。雙止即況雙遮。亦是體用理事不
即不離 問。眞諦云何不稱第一義諦 答。
眞但對俗得名未是中道。又通了一切法無
我。但是眞詮未窮實性。不通眞俗。如中道
第一義諦者。非離二邊稱中。即是一切法之
實性。遍通凡聖情與非情。故稱第一。亦云無
等。以無法可過故稱第一。以無法可比故稱
無等。此非約勝劣而言。以一切法即眞如一
心故。所以起信論云。所言法者。謂衆生心。
古釋云。諸法既無故唯心矣。如萬像本空唯
是一鏡 問。妙明眞心遍一切處。云何涅槃
經云。佛性除於瓦 答。能所不同不可
執一。心境一味不可稱異。若以性從縁。則情
非情異。爲性亦殊。若泯縁從性。則非覺不覺。
若二性互融。則無非覺悟。華嚴經云。眞如無
少分非覺悟者。則眞如遍一切有情無情之
處。若無少分非覺悟者。豈無情非佛性乎。又
經意但除執瓦礫無情之見。非除佛性。則性
無不在。量出虚空。寧可除乎。又古徳云。覺性
是理。覺了屬事。如無情中。但有覺性而無
覺了。如水中但有火性亦無火照。今言性者。
但據理本。誰論枝末。又覺智縁慮名情。自性
不改名性。愚人迷性生情故境智不一。智者
了情成性故物我無二 問。萬法唯心誠證
非一。入楞伽經偈云。三界上下法。我説即
是心。離於諸心法。更無有可得。若四維上下
皆是自心者。則行住坐臥依何而住。若無依
報所居。正報如何成立 答。有識之身無
情之土。皆是内外四大悉皆無體。且如地大
唯依風輪。衆微所成本無自性。但是有情心
變。更無異理。安庠動止皆在心中。似鳥飛空。
不離空界。如魚潜水。豈越水源。入楞伽經
偈云。若一切唯心。世間何處住。去來依何
法。云何見地中。如鳥虚空中。依心風而去。不
住不觀察。於地上而去。如是諸衆生。依分別
風動。自心中來去。如空中飛鳥。見是資生器
佛説心如是。故知擧足下足不離自心。如鳥
若離空何以騫翥。魚若離水豈得浮沈。所以
西天祖師彌遮迦問婆須蜜曰。何方而來。復
往何所。答曰。自從心來欲往無處。又此土
五洩和尚。臨終歇食三日而告寂。學人問云。
師何處去。答。無處去。學人何不見。答。非眼
所覩。故大集經云。佛言。即四大中求於菩
提。不餘處求。求時不見一切諸物。不見者
即是無處。無處者即是無住。無住者即是一
切諸法之性。一切諸法若無性者。即是實相。
實相者非常非斷名畢竟節。金剛三昧經云。
無住菩薩言。尊者。我從無本來。今至無本所。
佛言。汝本不從。來今亦不至所。汝得本利不
可思議。乃至色無處所。清淨無名不入於内。
眼無處所清淨無見不出於外。心無處所清
淨無上無有起處。清淨無動無有縁別。性皆
空寂。乃至如彼心王本無住處。凡夫之心妄
分別見如如之體。本不有無。有無之相見唯
心識。云何無本。以無住故。有本則有住。無住
則無本明知衆生業趣去來。諸聖淨界動止。
來是心來。去是心去。動是心動。止是心止。畢
竟無有去。來動止而可得。不離法界故。則未
有一法非心所標。是以文殊師利化善財童
子。現三千世界滿中臺觀。善財觀之忽然不
現。世界皆空。問世界來去之處。文殊答言。從
來處來却歸去處去。即是清淨法界中來。却
歸清淨法界中去。故知諸法所生唯心所現。
生滅去來皆如來藏。斯乃窮迹達本見法明
宗矣。又如瑠璃光法王子云。我憶往昔經恒
沙劫。有佛出世名無量聲。開示菩薩本覺妙
明。觀此世界及衆生身皆是妄縁風力所轉。
我於爾時觀界安立。觀世動時。觀身動止。觀
心動念。諸動無二等無差別。我時了覺此群
動性。來無所從去無所至。十方微塵顛倒衆
生同一虚妄。如是乃至三千大千一世界内
所有衆生。如一器中貯百蚊蚋。啾啾亂鳴。於
分寸中鼓發狂鬧。乃至我以觀察風力無依。
悟菩提心入三摩地。令十方佛傳一妙心。
斯爲第一。故知群動無二唯一妄風。風頼衆
縁本無依處。若能諦觀風力無依。頓悟唯心
不動。則本覺妙明恒照法界。故云十方諸佛
傳此一妙心耳。風力既無依萬法皆無主。來
從縁有去逐幻空。唯本覺心本無生滅。所以
法華經。但説一乘開示於此。般若經。唯言
無二付囑於此。涅槃經。佛性平等廣喩於此。
華嚴經。法界無盡顯現於此。無邊妙旨同歸
宗鏡矣 問。楞伽經云。佛語心爲宗。既立一
心爲宗。云何復云無心是道 答。心爲宗者
是眞實心。此心不是有無。無住無依不生不
滅。有佛無佛性相常住。爲一切萬物之性。猶
如虚空體。非一切而能現一切。只爲衆生不
了此常住眞心。以眞心無性。不覺而起妄識
之心。遂遺此眞心妙性。逐妄輪迴。於畢竟
同中成究竟異。一向執此妄心。能縁塵徇物
背道違眞。則是令息其縁慮妄心。若不起
妄心則能順覺。所以云無心是道。亦云冥心
合道。又即心無心常順本覺未必滅心取證。
却成背道。然雖即心無心又不可。故起此妄
識心對境而生。無體可得。如海上波隨風斷
續。境界妄風不起分別。識浪不生。密嚴經云。
一切諸世間。譬如熱時焔。以諸不實相。無而
妄分別。覺因所覺生。所覺依能覺。離一則無
二。譬如光共影。無心亦無境。量及所量事。但
依於一心。如是而分別。能知所知法。唯依心
妄計。若了所知無。能知則非有。所知無者
則是無境。能知無者則是無心。妄心幻境既
空。一道眞心自現。故知但心不起萬法無生
纔有起心即成住著。如大法炬陀羅尼經云。
佛言。一切住即是非住。但是思想移來次第
相續。故有生耳。乃至若正思惟。一切皆是無
住住也。故知一切萬法皆從思生。凡有思惟
皆是邪思惟。若無思惟即是正思惟。故云若
正思惟。一切皆是無住住也。無住住者。乃
萬法之根本矣 問。若云心同境空了不可
得者。如今介爾心起果報非虚。一念善心遠
階佛果。一念惡想長劫受殃。豈同外色前塵
性是無記依心假有體畢竟無。若縁念心即
應是有 答。此一念心亦不孤起。依他假有
内外皆空。此一念瞥起覺了能知之心。如
阿難妄執在其七處。世尊一一推破倶無所
在。然因依之處不過此七。世人同執熏習堅
牢。若非大聖子細推尋。情見無由可脱。此七
處既破。則一切處皆無。可以即今現知無勞
更執。如首楞嚴經云。佛告阿難。如汝所説。
眞所愛樂因。于心目。若不識知心目所在。則
不能得降伏塵勞。譬如國王爲賊所侵發兵
討除。是兵要當知賊所在。使汝流轉。心目爲
咎。吾今問汝唯心與目今何所在。阿難白佛
言。世尊。一切世間十種異生。同將識心居在
身内。縱觀如來青蓮華眼亦在佛面。我今觀
此浮根四塵只在我面。如是識心實居身内。
佛告阿難。汝今現坐如來講堂觀祇陀林。今
何所在。世尊。此大重閣清淨講堂在給孤園。
今祇陀林實在堂外。阿難。汝今堂中先何所
見。世尊。我在堂中先見如來。次觀大衆。如
是外望方矚林園。阿難。汝矚林園。因何有見。
世尊。此大講堂戸牖開豁。故我在堂得遠瞻
見。乃至佛告阿難。如汝所言。身在講堂戸牖
開豁遠矚林園。亦有衆生在此堂中不見如
來見堂外者。阿難答言。世尊。在堂不見如來
能見林泉。無有是處。阿難。汝亦如是。汝之心
靈一切明了。若汝現前所明了心。實在身内。
爾時先合了知内身。頗有衆生。先見身中。後
觀外物。縱不能見心肝脾胃。爪生髮長筋轉
脈搖。誠合明了。如何不知。必不内知。云何知
外。是故應知。汝言覺了能知之心住在身内。
無有是處。阿難稽首而白佛言。我聞如來如
是法音。悟知我心實居身外。所以者何。譬如
燈光然於室中。是燈必能先照室内。從其室
門後及庭際。一切衆生不見身中獨見身外
亦如燈光。居在室外不能照室。是義必明。將
無所惑同佛了義得無妄耶。佛告阿難。是諸
比丘適來從我室羅筏城循乞摶食歸祇陀
林。我已宿齋。汝觀比丘一人食時諸人飽不。
阿難答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是比丘雖阿羅
漢躯命不同。云何一人能令衆飽。佛告阿難。
若汝覺了知見之心。實在身外。身心相外。自
不相干。則心所知。身不能覺。覺在身際。心不
能知。我今示汝兜羅綿手。汝眼見時心分別
不。阿難答言。如是世尊。佛告阿難。若相知者
云何在外。是故應知。汝言覺了能知之心住
在身外。無有是處。阿難白佛言。世尊。如佛所
言。不見内故不居身内。身心相知不相離故
不在身外。我今思惟。知在一處。佛言。處今何
在。阿難言。此了知心既不知内而能見外。如
我思忖。潜伏根裏。猶如有人取瑠璃椀合其
兩眼雖有物合而不留礙。彼根隨見隨即分
別。然我覺了能知之心不見内者。爲在根故。
分明矚外無障礙者。潜根内故。佛告阿難。如
汝所言。潜根内者。猶如瑠璃。彼人當以瑠璃
籠眼當見山河。見瑠璃不。如是世尊。是人當
以瑠璃籠眼實見瑠璃。佛告阿難。汝心若同
瑠璃合者。當見山河何不見眼。若見眼者。眼
即同境不得成隨。若不能見云何説言。此了
知心潜在根内如瑠璃合。是故應知。汝言覺
了能知之心潜伏根裏如瑠璃合。無有是處。
阿難白佛言。世尊。我今又作如是思惟。是衆
生身腑藏在中竅穴居外。有藏則闇。有竅則
明。今我對佛開眼見明名爲見外。閉眼見闇
名爲見内。是義云何。佛告阿難。汝當閉眼見
闇之時。此闇境界。爲與眼對。爲不對眼。若與
眼對闇在眼前。云何成内。若成内者。居暗室
中無日月燈。此室闇中皆汝焦腑。若不對者
云何成見。若離外見内對所成。合眼見闇名
爲身中。開眼見明何不見面。若不見面内對
不成。見面若成此了知心。及與眼根乃在虚
空。何成在内。若在虚空自非汝體。即應如來
今見汝面亦是汝身。汝眼已知身合非覺。必
汝執言身眼兩覺。應有二知。即汝一身應成
兩佛。是故應知。汝言見闇名見内者。無有是
處。阿難言。我常聞佛開示四衆。由心生故種
種法生。由法生故種種心生。我今思惟。即思
惟體實我心性。隨所合處心則隨有。亦非内
外中間三處。佛告阿難。汝今説言。由法生故
種種法生。隨所合處心隨有者。是心無體則
無所合。若無有體而能合者。則十九界因七
塵合。是義不然。若有體者。如汝以手自挃其
體。汝所知心。爲復内出。爲從外入。若復内出
還見身中。若從外來先合見面。阿難言。見是
其眼。心知非眼。爲見非義。佛言。若眼能見汝
在室中門能見不。則諸已死尚有眼存。應皆
見物。若見物者云何名死。阿難。又汝覺了能
知之心。若必有體。爲復一體。爲有多體。今在
汝身。爲復遍體。爲不遍體。若一體者。則汝以
手挃一支時四支應覺。若咸覺者。挃應無在。
若挃有所則汝一體自不能成。若多體者。則
成多人。何體爲汝。若遍體者同前所挃。若不
遍者。當汝觸頭。亦觸其足。頭有所覺足應無
知。今汝不然。是故應知隨所合處心則隨有。
無有是處。阿難白佛言。世尊。我亦聞佛與文
殊等諸法王子談實相時。世尊亦言。心不在
内亦不在外。如我思惟。内無所見外不相知。
内無知故在内不成。身心相知在外非義。今
相知故復内無見。當在中間。佛言。汝言中間。
中必不迷。非無所在。今汝推中中何爲在。爲
復在處。爲當在身。若在身者。在邊非中在中
同内。若在處者。爲有所表。爲無所表。無表同
無。表則無定。何以故。如人以表表爲中時。東
看則西。南觀成北。表體既混。心應雜亂。阿難
言。我所説中非此二種。如世尊言。眼色爲縁
生於眼識。眼有分別色塵無知。識生其中則
爲心在。佛言。汝心若在根塵之中。此之心體。
爲復兼二。爲不兼二。若兼二者。物體雜亂。物
非體知。成敵兩立。云何爲中。兼二不成。非知
不知。即無體性中何爲相。是故應知當在中
間。無有是處。阿難白佛言。世尊。我昔見佛與
大目連須菩提富樓那舍利弗四大弟子共轉
法輪。常言覺知分別心性既不在内亦不在
外。不在中間。倶無所在。一切無著名之爲心。
則我無著名爲心不。佛告阿難。汝言覺知分
別心性倶無在者。世間虚空水陸飛行諸所
物像。名爲一切。汝不著者爲在爲無。無則同
於龜毛兎角。云何不著。有不著者不可名無。
無相則無。非無則相。相有則在云何無著。是
故應知一切無著名覺知心。無有是處。如上
所推即今生滅身中妄心無寄。現量所知分
明無惑可謂頓悟眞心直了無生矣
宗鏡録卷第八十三
 *戊申歳分司大藏都監開板 



宗鏡録卷第八十四
 *慧日永明寺主智覺禪師延壽集 
夫妄心虚假諸聖同推。此執堅牢故須具引。
又約經論有三種假。一因成假。因前境對方
乃生心。二相續假。初心因境後起分別念念
相續乃至成事。三相待假。如待虚空無生説
心有生。又計於有心待於無心。如短待長。似
近待遠。此三非實故稱爲假所以異相互無。
如中觀論偈云。異中無異相。不異中亦無。無
有異相故。則無彼此異。如長與短異。長中無
短相。長無可對故。無有長短中無長相。短無
可對故無有短。長中無長相。短無可對故無
有短。短中無短相。長無可對故無有長。既無
長短。孰言異耶。又百論云。若實有長相。若長
中有。若短中有。若共中有。是皆不可得。何以
故。長中無長相。以因他故。因短爲長故。短中
亦無長相。性相違故。若短中有長。不名爲短。
共中亦無長。二倶過故。長相既無。短相亦爾。
若無長短。云何相待。故遮異言不異。非謂有
無異此雙絶以契性。若約雙顯者。謂上但顯
實則唯性而非異。今性相皆具故云雙顯。謂
由體一故非異相。差別故非不異。此擧雙是
以顯雙非。斯乃非一非異而一而異。遮照無
礙。性相融通。長短既然。萬法皆爾。若以初心
破此三假。一念無生得入空觀。夫空觀者。乃
一切觀之根本。從此次入假觀。因不得假而
入空。復不得空而入假。以非空非假後入中
觀。乃至絶觀。所以止觀廣破。四句檢而不得。
横竪推而無生。性相倶空。名字亦寂。若一
念心起即具三假。當觀此一念心。若心自
生者。前念爲根後念爲識爲從根生心。爲從
識生心。若根能生識。根爲有識故生識。根
爲無識故生識。根若有識根識則並。又無
能生所生根。若無識而能生識。諸無識物不
能生識。根既無識。何能生識。根雖無識而有
識性故能生識者。此之識性是有是無。有已
是識並在於根。何謂爲性。根無識性不能生
識。又識性與識爲一爲異。若一性即是識。無
能無所。若異還是他生。非心自生。若言心不
自生塵來發心故有心生。引經云。有縁思生
無縁思不生。若爾塵在意外來發内識。則心
由他生。今推此塵。爲是心故生心。爲非心
故生心。塵若是心則不名塵。亦非意外。則
同自生。又二心並則無能所。塵若非心那能
生心。如前破。若塵中有生性。是故生心。此
性爲有爲無。性若是有性與塵並亦無。能所
若無無不能生。若根塵合故有心生者。根
塵各各有心故合生心。各各無心故合生。心
若各各有。有合則兩心生墮在他性中。若各
各無。合時亦無。又根塵各有心性合則心生
者。當檢此性。爲有爲無。如前破。若根塵各離
而有心者。此是無因縁生。爲有此離。爲無
此離。若有此離還從縁生。何謂爲離。若無
此離無何能生。若言此離有生性。爲有爲無。
若性是有還從縁生不名爲離。若性是無。
無何能生。如是四句推求知心畢竟不生。是
Footnote:
 
Footnote:
 
Footnote:
 
Footnote:
 
Footnote:
 
Footnote:
 
Footnote:
 
Footnote:
 
Footnote:
 
Footnote:
 

[First] [Prev+100] [Prev] 867 868 869 870 871 872 873 874 875 876 877 878 879 880 881 882 [Next] [Next+100] [Last] [行番号:/]   [返り点:/] [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