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蔵検索


punctuation    Hangul    Eng   

Citation style A:
Citation style B:
()
Citation style C:
()
Citation style D:
()
TextNo.
Vol.
Page

  INBUDS
INBUDS(Bibliographic Database)
  Digital Dictionary of Buddhism
電子佛教辭典
パスワードがない場合は「guest」で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Users who do not have a password can log in with the userID "guest".

本文をドラッグして選択するとDDBの見出し語検索結果が表示されます。

Select a portion of the text by dragging your mouse to view all terms in the text contained in the DDB. ・

Password Access Policies

二諦義 (No. 1854_ 吉藏撰 ) in Vol. 45

[First] [Prev]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Next] [Last] [行番号:/]   [返り点:/] [CITE]

死。得如來涅槃。今明。有生死可有涅槃。既無
生死即無涅槃。無生死無涅槃。生死涅槃皆
是虚妄。非生死非涅槃乃名實相。一往對虚
辨實。若無彼虚即無有實也。若就三重二
諦義辨者。即由來人廢立在初節二諦義中。
何者彼廢世諦立眞諦。何者取相煩惱感得六
道果報名爲世諦。斷取相煩惱。六道果報謝。
此即廢世諦而有眞諦之境。由眞諦境生佛
妙智。此即廢世諦立眞諦。今明。此之二諦。竝
是謂情。皆悉須廢。何但初節二諦須廢。乃
至第三重皆須廢。何以故。此皆謂情故須廢
之也。此即一往廢三。不廢不三也。次就三種
二諦中論廢不廢。明無方便三即廢。有方便
三即不廢。無方便三廢者。明此三倒謂有三。
實無此三。是故須廢。如陽炎謂是水實無水
也。然亦無有廢。何者有水可廢。既無水。何所
廢。而言廢者。約彼謂有故言廢也。有方便三
不廢者。即不壞假名。説諸法實相。不動等覺
建立諸法。既云不壞假名説諸法實相。豈當
得不二廢二。若得不二廢二。即壞假名説諸
法實相。動等覺建立諸法。唯假名即實相。豈
須廢之。如中論云。是假即中。廢假名即廢中。
既不廢中。豈當廢假。斯即空有有空。二不二
不二二。横竪無礙。故肇師云。欲言其有。有
非眞生。欲言其無。事像既形。又云。譬如幻化
人非無幻化人。幻化人非眞人也。此唯幻化
人非人。非人不無幻化人。幻化人非人。非
人人。諸法亦爾。故不廢也。此就有方便無方
便因縁不因縁。論廢不廢如此。次更就謂情
生滅無生滅二觀。明廢不廢。何者由來云。小
乘即斷二輪煩惱。得見思兩解。大乘斷五住
地惑。得十地解。此即見思伐二惑。十地解斷
五住地惑。此廢惑立解。廢凡立聖。若不斷二
惑。見思無由成。不伐五住。佛果即不立。故大
小乘皆斷惑成聖也。今依法華經望。併除糞
人。何故謂爲除糞人。欲鄙之耳。故經云。念子
愚劣樂爲鄙事。二乘斷惑既是除糞。菩薩斷
惑亦是除糞。齊而過甚。何者同斷故是齊。斷
少多故過甚。二乘除糞。蓋是不足言。菩薩時
長除糞廣故。過之甚也。今明。菩薩知惑本不
生今不滅。何所斷。斯即生在佛家。種姓尊
貴。如轉輪聖王皇太子也。唯見客作賤人除
糞。何曾聞長者之兒擔屎。故今明。菩薩不斷
惑。何者菩薩知惑本不生今不滅故。無所斷
也。所以淨名經云。法本不生。今則無滅。法華
云。諸法從本來常自寂滅相。從來云。菩薩無
生滅觀。何故明無生滅耶。如向所辨。知本不
生今無所滅故。言菩薩不生不滅觀也。問他
斷二惑得小聖。斷五住惑得大果。汝今不斷。
云何得言小聖大果耶。解云。汝斷惑得有聖。
我本無惑。豈無聖耶。又反之。汝見惑生今斷
不得聖。若知惑本不生不滅乃得聖。何者不
生不滅是本。知本可得成聖。汝不知本。豈得
成聖。故法華云。世尊我今得道得果。於無漏
法。得清淨眼。今日得道當知。前來未得道。又
涅槃經云。汝諸比丘。未爲大乘除諸結使。爲
是故。從來斷不斷。今始是斷也。從前來。略明
二諦大意如此也
二諦義卷上



二諦義中卷
 胡吉藏撰 
釋二諦名者。此義極難。解二諦名者。俗是浮
虚義。眞是眞實義。從來久解。今未知那得二
諦名而欲釋耶。解此問者。我家明二諦有兩
種。一教二諦。二於二諦。如來誠諦之言。名教二
諦。兩種謂情。名於二諦。此則就情智判於教
二諦也。問教諦是佛教。教諦名從佛起。於諦
是縁於。於諦名從縁起不。解云。教諦是佛教。
教諦名從佛起。於諦是縁於。於諦名亦從佛
起。難云。教諦是佛教。教諦從佛起。於諦是縁
於。於諦那得從佛起耶。解云。領僻。我云。教諦
是佛教。教諦名從佛起。於諦是縁於。於諦名
從佛起。於諦與於諦名。此語大挍。今明。教諦
名從佛起。於諦名亦從佛起也。問教諦從佛
起。於諦亦從佛起。教諦既是教。於諦亦是教。
反詰云云。解云。兩種二諦皆是佛教。問教諦
可是教。於諦若爲亦是教。既有於教之殊。云
何併是教耶。解云。二於諦名。亦是爲衆生故
説。爲衆生説有。於凡是世諦。爲衆生説空。於
聖人是眞諦。爲衆生説空有。是二於諦故。二
於諦亦是教也。問二於諦名是佛説。名從佛
起。空有二諦從何起耶。解云。只空有二諦。諸
佛出世故有。佛未出世則無。縮長爲短釋。佛
未出世時。雖言空有。不知空有是二諦。如佛
未出之時。亦有苦集滅道等名。而不知苦集
滅道是諦。由佛出世故。説苦集滅道四諦。故
經云。甘露門初開也。空有亦爾。由佛出世。詺
空有爲二諦。故云空有佛出世始名二諦也。
次更長釋者。佛出世佛未出世。空有竝由佛
得知。所以成論云。劫初物未有名。聖人爲受
用故。爲物立名。如瓶衣等。空有亦爾。佛未出
世時。聖人爲空有立名。若爾。佛出世佛未出
世。空有名竝由佛有也。次問。於諦名如此。於
諦從何而起耶。解云。於諦有兩種。一兩情二
於諦。二情智二於諦。兩情二於諦可解。何者。
兩情二於諦。從佛教起。明佛爲衆生説二諦
教。衆生不了。作空有兩解。成兩於諦。此於從
教起也。問情智二於諦何因得有耶。解云。一
於但一。一於有二。一於但一者。凡夫顛倒。謂
瓶衣等諸法爲有。此瓶衣等物。有佛無佛。常
於凡夫是有。如涅槃經云。十二因縁。有佛無
佛性相常住。但小乘釋有二人。毘婆闍婆提
云。是無爲常住法。薩婆多彈云。恒有爲常。如
火有佛無佛常熱。不可言火有佛熱無佛不
熱。有佛無佛恒熱爲常。十二因縁亦爾。今明。
世諦亦如此。諸法於凡常有。常有世諦也。一
於二義者。即是諸賢聖。眞知諸法空爲第一
義。言二義者。就本迹兩意以釋之。本迹義。則
諸佛出世故有。諸佛出世。知向顛倒諸法性
空也。迹本義。則諸佛法身。本知顛倒性空。故
法華云。我以佛眼觀見六道衆生。此即在法
身地。本知顛倒性空也。略尋二諦名根本大
意如此。然義必須得其根本識其大意。若不
得意。義不中用。如中論序大小乘人不識佛
説空有意所以成失。前序小乘云。像法鈍根。
求十二因縁陰入界等決定相。不知佛意。但
著文字。次序大乘云。聞説畢竟空。不知何因
縁故空。爲此義故。龍樹出世造論。申佛教意
也。既有明則。今昉而學之也。次問。既有於諦
教諦。佛何意説於諦與教諦耶。解云。如來所
以説二於諦者。欲令衆生一節轉兩節轉。説於
令悟非於非不於。何者。於無名相中。強名相
説。無名而説名。令悟名無名。亦非於非不於。
爲衆生説於。令悟於非於非不於。故經云。知
有非有本性清淨。又云。欲令衆生深識第一
義諦故説世諦。又云。一切有無法。了達非有
無。爲是故。説於令悟非於非不於也。所言一
節轉二節轉。何者是耶。一節轉者。説有於凡
是諦。説空於聖是諦。作如此説者。令衆生轉
有入空。何者。有於凡是有。此有實無所有。
宣説有。於凡是有。則知此有不有。此正爲
凡夫。凡夫謂諸法實有。今説此有於凡是有。
若知有於凡是有。即知此有非有。斯則因有
悟不有。經云。知有不有。又經云。欲令衆生深
識第一義諦故説世諦。又論云。若不因世俗。
不得第一義也。兩節轉者。説有於凡是實。對
有於凡是實。説空於聖是實名二於諦。既説
空有於縁二。即知於二不二。説於二顯不二。
故經云。一切有無法。了達非有無也。若好釋
者。於二者明非二。非謂是非二。若言於二爲
顯不二。此言平鈍。若駿悟解者。於二者。明非
是二非謂是非二。亦應須上揚。不得下抑。上
揚則兩離。何者。於二非是二則離二。非謂是
非二。不著不二。此則悟非二非不二非偏非
不偏清淨正道也。然作如此説。於諦者即是
教諦。何處別有教諦。只作如此目詺於諦。即
是教諦。即是依二諦説法。從來人。聞師説於
諦教諦。作二諦解。誦語鸚鵡喙鴟脚耳。今
明。如向所明。無別教諦。説於即教也。問若爾
從來解那得云有於諦教諦耶。解云。於兩情
名二於諦。佛爲衆生説此二於。即是教諦。更
無有二。但約義判。何者。於諦即是所。教諦即
是能。能所判於教二諦也
又問。何意説於諦教諦耶。解云。二意。一者爲
釋經讀論。經論中竝有此言也。二者爲對他。
他明二諦是天然之境。有此二理。而二諦名
境。復名理者。會二諦生二智。名之爲境。而道
理有二諦故。名之爲理。道理有此二理。道理
有此二境。今對彼。明此是於二理。此是於二
境。非道理有此理有此境也。若爾。今時有兩
境兩理。兩境者。一於境二教境。兩理者。一於
理二教理。爲是義故。明於諦教諦也。然如來
直説二於諦。凡有三句。謂得失亦得亦失。直
作此説。若爲得解耶。今佛直説二於諦。云何
得解。答今明。佛説於諦有三句。一皆得二皆
失三亦得亦失。言亦得亦失者。即是前二於
諦。諸法於凡是有。此有爲失。諸賢聖眞知諸
法空。此空爲得。示其空有。令識得失。令其捨
有學空改凡成聖也。二皆失者。二皆是於。故
二皆失。於凡有。有既失。於聖空。空亦失。何
者。諸法未曾空有。於凡謂有。於聖謂空。如一
色未曾空有。有見之人謂色有。空觀之人謂
色空。一色於空有兩縁成空有故。此空有竝
是失也。兩皆得者。只知於二。即知不二。此下
五句皆淨。於縁二。豈是二。問於二非是二可
是非二不二耶。解云。於二非是二。明非是二。
非謂是非二。既非二非不二。五句皆淨。斯則
上拂霄漢。下漏淵泉也。從來只云二於諦皆
失。不知有此三句。然此三句。有兩種諦。前二
句即於諦。後一句即教諦。前二句即於境。後
一句即教境。於境即不轉境。教境即轉境。言
前兩句是於諦不轉境者。諸法於凡是實有。
有佛無佛常有此境。有境既常有。空境亦常
有。諸賢聖常知諸法空。亦常有此空境。今時
亦有天然之境。亦有天然之智。常有此境。常
有此智。此之境智。竝是於縁境智。非是轉悟
境智也。言轉悟境者。只説於縁有。即知於有
不有。説於縁空。即知於空不空。識於有無不
有無。識教悟理。悟理即生權實二智。生二智
時。空有之教即轉名境。故是轉悟境也。問猶
有一疑妨。何者前明二於諦一得一失。失是
所化得是能化。今那得云説於空令悟不空。
若説於空令悟不空者。此乃所化。何謂能化
耶。解云。前明二於諦。空是能化者。引凡令學
聖。凡夫顛倒謂有。諸賢聖眞知諸法空。明能
化空。令其捨有。若玄變之徒。既知有不有。即
知空不空。不須爲説空令悟不空。但鈍根之
人。捨其所見有。學能化空。既學得能化空。作
於空解。爲此人故。説噵於汝是空諸法實非
空也。此約漸悟爲論。前令悟有不有。次令悟
空不空也。問他亦明有境諦有教諦。彼有境
界法寶。有言教法寶。境界法寶即境諦。言教
法寶即教諦。汝既有教諦。他亦有教諦。汝有
如來誠諦之言。他可無如來誠諦之言耶。若
爾皆有境教。斯有何異。解云異。今明。汝二諦
天然之境。是我家於境失。於境失中。有無量
失。此是我家麁失。細失非汝所及。故經云。菩
薩微細礙相。非二乘境界。今亦爾。汝天然之
境。是今家麁失。故與彼大異也。所以大論云。
外道與佛法相去玄殊。猶若天地。又云。天食
須陀比人中臭糞。又如驢牛二乳。驢乳抨成
糞。牛乳抨則成蘇。今亦爾。他得爲今失也。此
是依二諦説法。二諦是境義也。又問。教
諦爲若異耶。解云。一往拔者。我有三種二
諦。汝所明二諦。是我初節二諦。三假有爲世
諦。四絶爲眞諦。此之二諦。是我家初節二諦
也。又問。汝二諦教表何物。彼云。二諦還表二
理。若爾二還表二。指還指指也。又彼唯有二無
不二。則唯有教無理。無理則無教。今有理即
有教。具足理教也。前來明立名意。今次釋名。
然雖無名而名。是故今釋名也。故肇師云。無
名之道。于何不名。師云。於無名相中。強名相
説。既無名強説名者。爲令因名悟無名。説名
不令衆生住名中。若説名令衆生住名中。此
還是衆生。非謂是佛。今明。無名強説名。令衆
生因名悟無名。然須知此名即無名。只名無
名。無名而名。既知無名名。即知名無名。此即
除故不造新也。若是從來人。則造新不畢故。
何者。本有身心之病。今聞佛説眞俗。後作眞
俗解。有眞可眞。有俗可俗。有名異無名無名
異名。即有所得義。有所得者。名曰聲聞。是魔
眷屬。像法決疑經云。是十方三世佛怨。佛藏
經云。刀輪殺一切。有得之人罪過於此。華嚴
云。譬如餓鬼等云云。所以大論云。有生死來。
無能治此病也。今攝山興皇出世。拆破此病。
説名令衆生悟名無名。不住名亦不住無名。
擧譬如雙六打隱。打不隱即爲他打。説二諦
名。本爲除病。若住名中。名復成病。今明二諦
如雙六打隱也。問何故恒作此釋。解云。只爲
恒有此病故。恒作此説。如諸聲聞恒障菩薩
道故也。師何因得如此解。學龍樹提婆兩論
主。兩論主。何因得此解。學諸佛也。問曰。經中
有立有破。何得言皆破耶。解云。經中若立若
破。皆爲破病。何者。經中若説一色一香皆爲顯
道。若不顯道。可不破病。既若立若破。皆爲顯
道故。破立皆爲破病也。經既然。故論主學經。
師學論主。大小乘人。有新故兩病故。有兩論
主出世破之。提婆破故病。龍樹破新病。論主
既然。大師亦爾。破此新舊等病故。作如此説
也。然道義大意如此。必須得如此意。非爲立
名道義。乃道義爲息名也。將欲息名故。前須
釋名。釋名凡有四句。一者一名一義。二者一名
無量義。三者一義一名。四者一義無量名。名不
出此二種。義莫過斯之二條。言一名一義者。
一名即一俗名一眞名。一義者。俗以浮虚義。
眞眞實義。從來得此一句。今明。是四句中一
句也。次一名無量義者。若爲一名無量義耶。
解言。一是無量一。一豈不是無量。此則無量
一。一無量。故經云。一中解無量。無量中解一。
展轉生非實智者。無所畏也。問曰。若爲一名
有無量義耶。解云就四義解之。一隨名釋。二
就因縁釋。三顯道釋。四無方釋。隨名釋者。如
俗以浮虚爲義。又俗以風俗爲義。然此具出
内外故。律有國土毘尼。隨國士處所。風俗不
同也禮記云。君子行禮不求變俗。故風俗爲
義也。從來唯得前釋。無有後解也。問此兩釋
何異。解云。俗以浮虚爲義。此即望眞釋。明聖
人所知眞實。凡夫所知浮虚。對眞釋俗也。若
是風俗釋俗。則當俗釋俗。只處所風俗不同
故名爲俗。此無所望也。前則望他。後則當自。
自他異也。又前約經釋。後就律釋。河西云。佛
法不出經律二藏。阿毘曇只分別經律耳。故
經律攝佛法盡也。前釋約經者。經明。諸法浮
虚無所有故。浮虚釋俗約經也。風俗釋就律
者。明律中不得道諸法浮虚無所有。不得道
人是浮虚草木浮虚。何以故。爲制戒令佛法
久住故。所以不得明物浮虚無所有。但明國
土風俗不同也。此則就經律釋異。由來亦不
知也。次第二就因縁釋義者。明俗眞義。眞俗
義。何者。俗非眞則不俗。眞非俗則不眞。非眞
則不俗。俗不礙眞。非俗則不眞。眞不礙俗。俗
不礙眞。俗以眞爲義。眞不礙俗。眞以俗爲義
也。問前隨名釋有二義。一望他當自釋。二約
經就律釋。今就何物義釋耶。解云。對有礙有
得。就無得無礙釋。若言俗浮虚義眞眞實義。
此是凡夫二乘有得解義。今明。菩薩無得無
礙義故。明俗是眞義眞是俗義也。他家無此
義。他俗定俗。眞定眞。三假定俗不得眞。四忘
定眞不得俗。眞俗有礙聲聞解義。今明。眞是
俗義俗是眞義。眞俗無礙。菩薩解義也。問何
故作如此説耶。解云。對彼自性。明今因縁。因
縁動彼自性之執故。經云。前以定動。後以智
拔。今前明因縁。動彼性執。後當拔之也。但今
一往且明因縁。動彼自性。彼明浮虚定俗義
眞實定眞義。爲是故。今動搖已。明俗是眞義
眞是俗義也。問若爲俗是眞義眞是俗義。空
是色義色是空義耶。解云。大品經中自釋。彼
經云。色即空空即色。眞即俗俗即眞。既云眞
即俗。眞豈非俗義。又中論云。因縁所生法。我
説即是空。因縁生法即是有。既即是空。眞豈
非俗義。釋此偈具釋經。論引經釋。論即釋經
也。又義是名之所以。眞是俗之所以。故眞爲
俗義。經云。欲令衆生深識第一義諦。是故如
來宣説世諦。既説世諦令識第一義諦者。則
俗爲眞。名眞爲俗義也。俗諦既然。眞亦爾也。
次第三就顯道釋義者。明俗是不俗義。眞是
不眞義。眞俗不眞俗義。眞俗不眞俗即名義。
不眞俗眞俗即義名。眞俗不眞俗教理。不眞
俗眞俗理教。斯則名義理教中假横竪也。何
處作如此説也。解云。即如華嚴所明。一切有
無法。了達非有無。以達有不有故。不有爲有
義。達無不無故。不無爲無義。亦如了達明無
明二不二。既達二即不二故。不二爲二義。了
達眞俗不眞俗故。不眞俗爲眞俗義也。問何
故明不眞俗爲眞俗義耶。解云。前明因縁横
義動。今眞俗不眞俗竪義拔。横義動竪義拔。
故一家從來明假伏中斷義。言假伏者。眞是
俗義。俗是眞義。伏彼自性也。既知因縁眞。即
知眞不眞。知因縁俗。即知俗不俗。悟眞俗不
眞俗自性永斷。爲是義故。前横伏今竪斷也。
次第四節無方釋義者。明俗以一切法爲義。
人是俗義。柱是俗義。生死是俗義。涅槃是俗
義。無方無礙故。一切法皆是俗義也。問何故
明一切諸法皆是俗義耶。解云。從前第三義
生。前第三義云。俗不俗義。眞不眞義。眞俗悟
不眞俗。此則悟無礙道。既悟無礙道故。有無
礙用。以得無礙用故。所以一切法爲俗義也。
前則是從用入道。今則從道出用也。問若爲
得一切法竝是俗義耶。且引例通。汝家有別
待通待義。長短眞俗因果待即別待。長待不
長。俗待不俗。此即通待義。所以俗待不俗爲
通待者。明除俗之外一切皆不俗故。云通待
也。一切法是不俗。不俗待俗。不俗既是俗
義。故一切即俗義也。又汎簡待義。從來云長
短待因果待瓶衣二果不得待。今明瓶衣二
果相待也。問高下相傾有無相生可得待。瓶
衣二果云何待耶。反問汝。是非得待。不是瓶
待非瓶不。彼云。是非得待。瓶待非瓶也。若爾
衣是非瓶。非瓶既待瓶。衣即待瓶也。衣既待
瓶。則瓶衣因縁。衣是瓶義。瓶是衣義。衣既是
瓶義。一切物皆是瓶義也。又明。一切法是俗
義者。就如義顯之。色如一切法如。色如即一
切法如。一切法即色。擧譬如破僧佉大有與
瓶一義。爲有瓶不異有即瓶。有與萬法不異
萬法亦即瓶。今亦爾。如與俗不異。俗即如。如
與一切法不異。一切法即俗。何以故。體如故
也。華嚴何意云一念無量劫無量劫一念耶。
體道故如此。何者。一念即是道。無量劫亦是
道。故無量劫即一念。何以故。無礙道故。體無
礙道故。得無礙用。一念無量劫。無量劫一念。
無量劫一念非一念。一念無量劫。非無量劫。
非一念非無量劫。而一念無量劫。此中横竪
無礙具足故。經云。一中解無量。無量中解一
也。然此四義次第不得前後。何者。第一就世
俗以釋義。俗浮虚義風俗義。且隨情釋也。第
二漸深。明俗眞義眞俗義也。第三從眞俗入
不眞俗。從用入道。第四悟道竟從道起用。次
第相生也。就眞俗釋此四義。例一切因果人
法等皆爾也。前釋一名一義一名無量義竟。
今次釋一義一名一義無量名。言一義一名者。
以正道爲一義。眞俗爲一名。然正道未曾名。
爲一道故立乎一名。亦立一名爲顯乎一道。
何者。既爲一道立一名。一名豈不顯一道。故言
一義一名也。一義無量名者。還以一道爲一
義。無量名者。爲顯一道立無量名。立無量名
爲顯一道。既爲一道立無量名。無量名豈不
顯乎一道。故言一義無量名也。問若爲無量名
耶。解云。名無量略出四種。謂世諦俗諦眞諦
第一義諦問唯有此四名不。解云。名無量。世
諦俗諦有諦凡諦眞諦第一義諦空諦聖諦。故
華嚴四諦品云。此娑婆世界。有四十億百千
那由他四諦名。況十方世界名號。斯則有衆
數名。不可具擧。若具擧。竹帛所不能載。今且
略釋世與俗眞與第一義四名也。然此四名有
離有合。合者合世俗爲一諦。合眞第一爲一
諦。故經云。世俗諦故説。第一實義故即無
也。離者則有世諦俗諦眞諦第一義諦。問何
故或離或合耶。解云。爲存略故。離釋。爲義同
故合明。世俗名雖異。其義是同。故合名世俗
諦。眞第一義亦爾也。間此之四諦名何異。他
解云。眞俗當體得名。世輿第一。褒貶爲稱。言
眞俗當體得名者。明俗是浮虚爲義。當體浮
虚。眞是眞實爲義。當體眞實。故眞俗當體得
名也。世與第一爲褒貶者。明世是代謝隔別
爲義。第一則莫過爲義。既隔別爲世。莫過爲
第一。故世與第一。是褒貶之名也。然此釋不
可解。且難之。俗當體浮虚。世亦當體隔別。俗
體是浮虚。既是當體得名。世體是隔別。亦當
體得名。若便貶世是隔別非第一。我亦貶俗
是浮虚非眞實。俗實是浮虚既非貶。世實是
隔別。那忽是貶耶。然俗之與世。世乍可是當
體。俗應是貶毀。何者。知世隔別。今言世隔
別。豈非當體。俗不知浮虚。今名其是浮虚。豈
非是貶。若爾那得言俗浮虚是當體得名。世
隔別是貶毀爲稱耶。次難。眞與第一。眞當體
眞實。第一亦當體第一。若對凡非第一。褒聖
爲第一。亦對凡非眞實。褒聖是眞實。若言褒
眞爲第一亦褒第一爲眞。何得言眞是當體第
一爲褒耶。問難他如此。今作若爲解釋耶。今
明。世與俗是横竪之名。何者。俗名則横。世名
則竪。俗横者。俗是風俗義。處處皆有風俗之
法。故云。君子行禮不求變俗。一切國土各有
風俗故。俗名即横也。世名竪者。世是代謝隔
別三世遷異。豈非是竪。内外具明。經云生生
世世。書云。三十年爲一世。雖然終以代謝隔
別爲世故。世是竪名也。然此二名。竝是當體。
俗當體是浮虚。世當體代謝。不有世而已有
世。即是代別。不有俗而已有俗。即是浮虚。當
體是浮虚代謝。豈有褒貶於其間哉。故不可
也。次望眞釋之。論云世俗諦者。一切法性空。
世間顛倒虚妄謂有。諸賢聖眞知性空。俗諦
既顛倒虚妄謂有。當知俗諦虚妄顛倒。俗既
然世亦爾。此則望聖。世與俗皆虚妄顛倒。就
顛倒中。自有俗有世有横有竪也。此有差別
無差別義。以聖望之。同是顛倒故。無差別。而
不無世俗横竪故有差別也。問望聖唯無差
別亦有差別耶。解云。就聖亦知彼差別故。大
品云。若諸法無所有者。何故有六道差別耶。
佛答云。於彼顛倒故。有六道差別不同。若爾。
佛具知顛倒差別無差別。若是衆生。唯知差
別不知無差別也。次釋眞與第一。所以説眞
對凡。凡謂所解眞實。佛詺云。汝所解者。顛倒
非實。聖人所解眞實。此則對顛倒明不顛倒。
對虚明實。對俗明眞也。第一義對凡非第一。
明聖所解是第一。何時褒爲第一。對非第一。
明第一若是褒者。對非眞實明眞實。亦應
是褒反詰云云。問若爾從來何意言眞俗當
體世第一是褒貶耶。解云。師作此釋別有意。
若守語不得意。還成鸚鵡喙鴟足類耳。且自
思之。問前明俗横世竪。俗有二釋。浮虚義望
眞釋俗。風俗義當體釋俗。世有代謝義隔別
義。此望何義釋耶。解云。代謝隔別竝當體釋。
世中自有代謝隔別也。問唯得是當體釋亦是
諸佛説耶。解云。亦得是佛説。但此説隨世説
世。與前説俗異。前説俗是浮虚義。反俗説
俗。今説世是代謝隔別。隨世説世也。問何故
説此二耶。解云。衆生自謂所解爲實。聖人詺
云非實。乃是虚妄。復有衆生謂其所解是第
一無過者。聖人詺云汝所解非第一。乃是世
人所解耳。爲是故。佛説世説俗也。俗有浮虚
風俗。世有代謝隔別。此之四名。有廣有狹有
通有別。何者。風俗與代謝則別。浮虚與隔別
則通。別則狹通則廣也。問何故但解此名耶。
解云。此四名具通別廣狹。通別廣狹攝一切
盡。故但解此四名也。衆生國土等世間風俗。
但是風俗之法。唯是無常。所以爲狹。若是浮
虚則廣。浮虚只是虚假。明一切諸法皆是虚
假。一切世間。乃至諸佛菩薩所説所現皆是
虚假。是故廣也。代謝隔別亦爾。代謝但是無
常流動法故狹。隔別則通常無常空有。常無
常空有隔別也。故佛母品云。示五陰世間十
八界世間十力世間一切種智世間。世間即
隔別故。隔別廣也。次釋諦義。例前亦應有四。
一依名二因縁三顯道四無方。今就依名釋。
諦以審實爲義。於諦於兩情審實故。名爲諦
也。問於諦爲當屬境爲當在智耶。解云。於諦
於兩情智爲名。何者。於凡所解爲俗諦。於聖
所解爲眞諦。於兩情智爲諦。不取空有兩境
爲諦也。問於諦是智教諦屬何耶。一切法不
出境智。境智往收。爲屬境爲屬智耶。解云。教
諦屬境。問教諦若爲是境耶。從來多不解此
義。聞此亦不知是何言。今明。是境者。如來如
行而説。如説而行。如説而行。即二智照空有
境。如行而説。即説二諦故。一家云。潜謀密照
名智。外彰神口名諦。今亦爾。以二智照空有。
空有則名境。説空有義表一道即名教。境即能
所。教即所能。教能表道故。教是所能。境是所
照故。境是能所。所照名境。能表爲教。故教諦
屬境攝也。問若爾從來那。得云縁禀二諦教
生智之時教轉名境耶。解云。此不相關。前是
能化。後是所化。此凡經兩過轉。前境轉爲教。
後教轉爲境。何者。如來二智照名爲境。次説
表一道。則轉名教。所化縁禀此教。識教悟理
生智。教轉名境。此則教諦。或名境或名教也。
問教諦既得是教是境。於諦亦得是教境
不。解云。於彼何容不得。但無表道教。無生智
境。於諦不轉故也。於二諦不能表十方三世
諸佛正道故。不得名教。復不能生法身父母
故。不得名境。若於彼是諦。於彼是境。於彼是
教。於彼是理。何者。彼亦有言説故有教。彼亦
言有理故於彼有理。此之理教。竝是謂情故
也。次更正於諦教諦義。問於諦是兩謂情。教
諦得是諸佛二智不。解云。然教諦亦名二諦。
亦名二境。亦名二智。亦名二身。諸佛二智爲
教諦。衆生謂情爲於諦。此則迷悟判於教。何
者。於諦即是迷情。教諦則是悟智也。問若爲
教諦是二智耶。解云。諸佛如行而説。如説而
行。如行而説。説我所行。如説而行。行我所
説。説我所行。説名行説。行我所説。行名説
行。斯行説相應。皆是波若。大論釋聖説法聖
黙然云。從波若心還説波若。名聖説法。説般
若法已還入般若心。名聖黙然。聖黙然聖説
法。皆是波若。今亦爾。如説而行名二智。如行
而説名二諦。二諦亦得名二智。何者。説何所
説。説只説二智故云。欲知智在説。故二諦即
是二智。但隨義不同。表理義爲教。宣智義名
智。所照義名境。若爾教諦之名。亦得名境。亦
得名智也。問於諦得如此不。解云。於諦於智
於教於境定性義也。問他亦明二諦是二境
二境是二見。今亦明二諦是二教二教亦是
二見。與彼更何異耶。解云。他二諦定是二境。
今明二諦是教。不定是教。表理則名教。所照
則爲境。宣智爲智。無有定相。既知教不定教。
即知境不定境。若如此解。即是悟理。悟時悟
教非教。即知理非理教理非教理。如幻如化
空谷之嚮明鏡之像。雖如幻化而理教宛然
也。次更正前二於諦。問前二於諦一往判有
得失。有凡聖故。論云。諸法性空。世間顛倒謂
有。於凡爲實。名之爲諦。諸賢聖眞知顛倒性
空。於聖是實。名之爲諦。有於凡實。凡但有有
諦。空於聖實。聖但有空諦。如此已不。解云。
然一往於凡聖兩實名諦。有於凡實爲諦。空
於聖實爲諦。若兩互望。二竝非諦。何者。有於
凡是諦。空於凡非諦。凡夫謂瓶衣等法現見
定有故。有爲實空非實。聖人瓶衣等空是
實。瓶衣等有非實。故一家云。凡實爲聖虚。聖
實爲凡虚。凡虚爲聖實。聖虚爲凡實。若爾凡
聖各有一諦。凡但有有諦。聖但有空諦也。難。
凡但有有諦。聖但有空諦。亦應凡但有權智
聖但有實智。解云。有例不例。言例者。於兩情
有二諦。於兩情有二智。凡作有解。凡有有智。
聖作空解。聖有空智也。言不例者。不可言聖
人但有一智。聖人具權實二智也。若言但有
一智則謗聖人。信一半不信一半故。經云。信
六部。不信六部信不具足。今若言聖有空智
無有智。則信不具足也。問今明。聖有一諦而
具有二智。然此解偏掲聖人。既具有二智。即
應有二諦。何得但有一諦有於二智耶。解云。
聖有二智者。聖人知諸法性空故有實智。復
知凡夫顛倒有故有權智。照不顛倒性空名
實智。照顛倒浮虚名權智。諦則不爾。二諦皆
不倒智則知倒知不倒也。二者知實爲實智。
知虚爲權智。知虚實故有二智。諦則不爾。二
皆是實。爲是義故。聖人一諦而有二智也。次
更釋二諦名。前出他釋。他云。俗諦審實浮虚。
眞諦審實眞實。以審實浮虚故。名眞俗二
諦。今難。汝眞諦審實。俗諦審虚。若爾則審虚
爲諦。何謂審實爲諦耶。彼云。俗審實是浮虚。
是故審實爲俗諦。何者。俗三假眞四忘。俗實
是虚假也。今家者。諦以審實爲義。俗於凡
實。眞於聖實故。諦以實爲義也。然此釋具出
經論。凡有兩論釋。一者百論。二者中論。百論
云。俗於世人爲實也。中論云。俗諦者。一切法
性空。世間顛倒謂有。於世人爲實。名之爲諦。
諸賢聖眞知諸法空。於聖人爲實。名之爲
諦。此則兩論。皆以審實釋諦也。我明諦是
審實。出於論文。汝明俗諦審虚。出何處耶。
責之無通也。問汝難他如此。汝明二諦皆
審實。若爲相待耶。解云。俗諦於凡是諦。於聖
非諦。空於聖是諦。於凡非諦。如中論明。諸法
性空。世間顛倒謂有爲諦。諸賢聖眞知諸法
空爲諦。此則有於凡是諦。空於凡非諦。何者。
凡聞空不信。謂是虚妄非是眞實。若瓶衣等
法。道理是有。何以故。今現見瓶衣等法是有
故。謂諸法道理實有也。問既道理實有。云何
是於諦耶。解云。於凡道理是有故。名於諦也。
次空於聖是諦。有於聖非諦。何者。聖人知諸
法虚妄非實。若諸法性空此爲眞實。故論云。
諸賢聖眞知諸法性空故。諸法道理是空也。
問既道理是空。云何是於耶。解云。於聖道理
是空。故云於諦也。問若爾云何得相待耶。解
云。百論明相待義。論文云。相待故如大小。
言相待如大小者。如一㮈望苽爲小。望棗則
爲大。㮈亦大亦小。俗亦爾。望凡爲諦。望聖
則非諦。俗亦諦亦非諦也。問何意擧大小釋
耶。解云。此引例通。前明俗亦諦亦非諦。彼
即云。若是則應言是。非則應言非。云何猶
豫云亦是亦非耶。即爲是故擧㮈釋。如一㮈
亦大亦小。望苽小望棗大。何妨俗亦諦亦非
諦。望凡是諦望聖非諦耶。將㮈釋俗既然。將
㮈釋眞亦爾。望聖爲諦。望凡非諦。故眞亦
諦亦非諦也。他問。此明俗亦諦亦非諦。此
是是非相待。二諦若爲言待耶。他二諦是空
有虚實。可得言待。汝二諦竝實。云何待耶。
今且反難彼二諦待義。師云。徑有人竪三
假義。問相待假義。汝世諦待何物耶。彼云。
俗待不俗。責不俗是何物耶。彼云。不俗是
俗。難。俗待不俗。不俗還是俗。乃俗待俗。長
待不長。不長還是長。則長待長也。彼又云。
俗待眞。難。汝眞諦四念都絶。何得俗待眞
耶。汝義俗有三假。眞非三假。汝今既俗待
眞。眞則是相待假。何者。長待短。長是能待。
短是所待。能待所待皆是待。俗待眞。俗是
能待。眞是所待。能待所待皆是待。若爾二
諦皆是相待假也。彼脱又解。云俗諦待眞諦
名。眞諦體絶不可待。但眞諦名待也。責。汝眞
諦名是何物耶。若言名是俗諦。則俗還待俗。
若名是眞諦。那得言眞絶名。進退無通也。前
明諦非諦義未訖。若爲未訖耶。前云俗亦諦
亦非諦。俗於凡是諦於聖非諦。眞亦爾。亦諦
亦非諦。眞於聖是諦。於凡非諦。問汝解如此
耳。論何時作如此説耶。解云。論所以但明俗
是諦非諦。此有義。何者。欲明二諦根本義。發
初開眞俗二諦者。但俗得是亦諦亦非諦。眞
唯得是諦。不得是非諦。問何意爾。解云。既名
眞。眞即是眞實爲義。故眞唯得是諦。不得是
非諦。若言俗諦即可疑。何者。俗是浮虚非實。
既言俗。那得爲諦耶。是故釋云。俗亦諦亦非
諦。俗於凡是諦。於聖即非諦。故亦諦亦非諦
也。又眞唯是諦。不得是非諦。俗亦諦亦非諦
者。聖得望聖。聖得望凡。凡但望凡。凡不得望
聖。故眞但諦不得非諦。俗亦諦亦非諦。言
聖得望聖聖得望凡者。聖人了達聖境故得
望聖。問何物是聖境。解云。諸法性空。聖
人還了達。聖空爲實故。空於聖名諦。聖人
復了達凡夫顛倒虚妄有非實故。有於聖非
諦也。凡但得望凡。不得望聖者。凡但知凡顛
倒境。此境於凡是實故。俗於凡是諦。凡不能
知聖諸法性空故。眞不得是非諦。凡若能了
性空。則成聖。眞復不得非諦。眞有兩義。不得
非諦。一者凡都不知聖空故。眞不得是非諦。
二者若知聖空。則便成聖。空成眞諦。復不得
是非諦。大而爲言。俗爲凡知。復爲聖知。故俗
亦諦亦非諦。眞唯是聖知。凡不能知。故眞唯
諦。不得爲非諦也。問若爾乖前言。前言俗亦
諦亦非諦。於凡是諦。於聖非諦。眞亦諦亦非
諦。於聖是諦。於凡非諦。有四句義。有於凡
實。空於聖實。空於凡虚。有於聖虚。凡實爲聖
虚。聖實爲凡虚。凡虚爲聖實。聖虚爲凡實。今
那得言俗有諦非諦眞但諦無非諦。前後之
言自相違返耶。解云不相違。今明俗亦諦非
諦眞但諦無非諦者。此約初發心開眞俗二
諦義。聖人有權實二智。了性空即實智。知顛
倒即權智。凡但知俗不知眞。是故俗亦諦亦
非諦。眞但諦非是非諦也。而前明四句互虚
實者。還是聖人詺之耳。明凡謂諸法道理實
有。若於諸法本性空。便不生信故。性空於凡
非諦。非是凡知性空謂性空是虚。非諦乃是
聖詺。道凡於性空不生信故。言非諦耳。若爾
前後無相違也。次更釋於名。問因縁假有爲
教諦。謂情性有爲於諦不。解云。從來解如此。
因縁假有是不有有。不有有悟有不有名爲
教諦。若是性有則有故。有名於諦。好乎唯得
此解。今明不如此。今明於有爲於諦。然諸法
本無所有。於衆生有。何以知然。論云。一切
法性空。世問顛倒謂有。故諸法本無。於衆生
有爲於也。若言諸法無所有因縁有。因縁有
不有有名教諦。衆生有故有名於諦。此是後
時語耳。次更釋於諦義。明衆生本無所有。於
衆生有。故大品云。衆生顛倒因縁故。有六道
差別。又涅槃云。隨其流處有六味不同。然此
語竝是釋於義。何者。六道本性清淨無所有。
於衆生故無所有如是有也。論釋亦爾。諸法
本性空。世問顛倒謂有。名之爲諦。亦六道本
無所有。於衆生有六道也。既云於衆生有六
道。即知不六道。佛説此於名不無所以。説此
令衆生悟道。何者。既云於六。即知不六也。
如人可怜。實不可怜而言可怜者。於此可怜。
既知於可怜。即悟不可怜。諸法亦爾。於有即
悟不有也。次釋眞於諦也。問俗於諦既然。可
得眞於諦亦爾不。實無有於凡有。實無空於
聖空不耶。解云。一往發趾開眞俗二於諦。不
得如此。何者。説於凡有。亦爲化凡。説於聖空
亦爲凡。説此二諦。竝爲化凡。何者。説俗於爲
顯迷。説眞於爲顯悟。如中論所明。諸法性空。
凡夫顛倒謂有。諸賢聖眞知諸法性空。正開
凡聖眞俗。明此是凡於聖於。此是眞於俗於。
正示其是迷是悟是眞是俗。示俗於是迷。示
眞於是悟。大品云。波若爲大事故起。所謂示
是道是非道。今亦爾。説俗於示非道。説眞於
示是道。爲是故。於凡有不有。聖空是眞空。此
即第一節也。第二節併轉。於凡有既不有。於
聖空亦不空。諸法非是有於凡有。諸法非是
空於聖空。既知於空有。即知不空有。於二即
知不二。關中曇鸞法師。擧漁人與餓鬼譬。漁
人入則鼓棹揚波。餓鬼入則炎火燋體。然水
未曾水未曾火。於人見水。於鬼見火。火有兩
微。觸具能燒。色具能照。水有三微。成論云。天
雨無香。人中水具四微。餓鬼見則成兩微。漁
人見則成四微。於鬼兩微。於人四微。水未曾
二之與四也。諸法亦爾。於凡有於聖空。於凡
聖空有。實非空有。於凡聖二。實非二。此則於
二爲世諦。不二爲眞諦故經云。明與無明。愚
者謂二。智者了達其性無二。無二之性。即是
實性。故知不二。始是眞實諦也。次第三節。二
不二竝是俗。何者。於二於不二。正道非二非
不二。正道既非二。豈是不二。但於凡夫聲聞
二。於菩薩不二耳。道何曾二不二耶。如淨名
云。身子見穢。梵王見淨。華巌五百聲聞。不見
法界。諸菩薩見法界。於身子見穢。於梵王見
淨。正士非淨非不淨。亦於五百聲聞不見。於
諸菩薩見。正道非見不見。兩人竝非見。一往
聲聞。別異善根。菩薩無得善。故聲聞不
見。菩薩見。望道併不見也。問諸菩薩在法界
中。既於諸菩薩見者。如來亦在中。亦於如來
見不。釋云不例。如來隨汝見。如來何曾有見
不見。故經云。隨順衆生故。普入諸世間智慧
常寂然。不同世所見。故不得引如來爲例。如
來非見不見。於汝見。於汝不見。見不見既是
於。即知道非見非不見。今亦爾。於二乘二。於
菩薩不二。二不二既是於。即知道非二非不二
也。如此三節。竝是於非是正道也。問若爲是
正道耶。解云。諸佛不能行。諸佛不能到。諸佛
不能説。今作若爲説耶。故經云。諸法寂滅相。
不可以言宣。又云。甚深微妙法。唯我知是相。
十方佛亦然。諸大聲聞不退菩薩。皆不能了
也。然此始是好。情智二諦。前來三節。竝是情
謂二諦離前三節。乃是智諦。所以法華明。如
來從三昧。安詳而起。歎甚深二智也。次更從
前釋。問前云六道無所有於衆生有六道。諸
佛隨衆生現五道身。爲是俗諦。爲是眞諦。眞
諦則無六道。衆生無所有。有既是於諦。佛隨
衆生有六道。亦是無所有。有亦是於諦不。
解云不例。六道無所有。於衆生實有。故是於
諦。佛現六道身。非是實謂有。故非於諦。難。
既非於應非是俗。解云。是俗非是於。何者。以
虚假故是俗。非實有故非於諦。自有是俗非
於諦。自有是俗是於諦。顛倒六道。則是俗是
於諦。諸佛隨衆生。是俗非於諦也。次時更
簡此語。六道無所有。於衆生有六道。是俗諦。
諸佛隨衆生有六道故。經云。隨順衆生故。普
入諸世間。既隨衆生有六道身。爲是眞諦。爲
是俗諦耶。若是眞諦。眞諦無有六道。若是俗
諦。復非實有。那是俗諦。爲是義故。就俗諦中
有三句。一是俗非諦。二是諦非俗。三亦諦亦
俗。若圓成四句者。望眞則有非俗非諦也。一
是俗非諦者。諸佛隨衆生有六道。非情謂實
有。以有六道故是俗。非情謂實有故非諦。是
爲是俗非諦也。然從來無此義。一往聞亦不
信受。今明者。諸佛隨衆生有。非情謂有。所以
是俗非諦也。二是諦非俗者。望聖是俗。於其
非俗。此兩名相妨。俗即非諦。諦則非俗。望聖
爲俗。於其非俗。但是實有故。是諦非俗也。三
亦諦亦俗者。凡聖合論。望聖是俗。於凡是諦。
故云亦俗亦諦。又就世俗諦中。復有亦俗亦
諦義。何者。其自有風俗世俗之俗。此之風俗
及與世俗。於其竝實故。亦俗亦諦也。風俗之
俗則横。世俗隔別則竪。此之横竪皆實故。名
俗諦也。問若爾從來。何意云俗非諦縁諦俗
故名俗諦耶。解云。此語有兩望。何者。俗非諦
則望聖。縁諦俗。名諦則就縁。望聖俗是浮虚。
故非諦。於縁爲實。故秤諦。所以云俗非諦縁
諦俗名俗諦耳。非俗非諦者。望眞諦竝非故。
論云。諸賢聖眞知顛倒性空。顛倒既空。何處
有俗。既非俗。何所論諦。故望聖非俗非諦也。
次更簡前諸佛隨衆生有六道是俗非諦。爲
當唯得是俗非諦。亦得是諦耶。解云。此言非
諦者。明隨順衆生示有六道。非是情謂實有
之於諦耳。問既非於諦得是何物耶。解云。得
是教諦。然諸佛菩薩。從實方便起迹現身説
教。所現不出形聲。故形聲等竝是教諦。何者。
此兩種竝諦。當根縁不差。是故名諦。此之兩
種。實能表道。是故名諦也。問俗諦中有四句。
眞諦中亦有四句不。解云。眞諦但有兩句。一
者是眞是諦。二者是眞非諦。是眞是諦。此可
知。眞必是諦也。言是眞非諦者。隨眞説故是
眞。非情謂之實故非諦。如前隨俗諦説非俗
諦。今亦爾也。次更明於諦教諦合論諦義有
三句。一者能諦所非諦。二者所諦能非諦。三
者亦能亦所諦。能諦所非諦。即是於諦。所諦
能非諦。即教諦。亦能亦所諦。於教合論。言於
諦是能非所者。有於凡實爲諦。空於聖實爲
諦。取兩情智爲諦。不取空有二境爲諦。二境
那忽是諦。但有於凡是諦。空於聖是諦。取二
於爲諦也。此於亦不孤。然於不於。不於本於。
空有能所竝是於諦。但能邊強。境智竝於諦。
智邊強。此則帶所明能。取能不取所。帶智論
境。取智不取境也。言教諦是所非能者。二智
是能説。二境是所説。能説非諦。所説是諦。此
就境智判能所。前於諦。亦境所智能。取能爲
諦。不取所爲諦。今教諦。取所爲諦。不取能爲
諦。故一家云。潜謀密照爲二智。外彰神口名
二諦。二智能説。二諦所説。正取所説眞俗化
縁。名教諦也。亦能亦所諦者。合取於教二諦。
爲亦能亦所諦也。更就教諦中復有三句。一
能名諦。二所名諦。三亦能亦所名諦言能名
諦者。則是眞俗二教。以眞俗二教實能表
道故名諦。二諦當根縁不差故名諦也。言
所名諦者。從所表理爲名。以所表理實故。
能表之教亦實也。此則從表實爲名。如法
華云。開方便門示眞實道。此門即是實門。以
通至實故。名方便門。又如佛門通至佛故云
佛門。今亦爾。教能通實故云實也。亦能亦
所者。即理教合説。非理則不教。不教則不理。
非理不教教名理教。非教不理理名教理。理
教因縁斯二皆實。故能所皆諦也。問教諦有
三句。於諦亦有三句不耶。解云。於諦但有一
句。唯是能諦。能謂之情爲諦也。次更擧事顯
此三名。自有從能不從所。從所不從能。具從
能所。從所不從能者。如飮食名爲食。何者。口
能食飮食是所食。而飮食名食者。此即從所
名食也。從能不從所者。如云行路。路是所
行。人是能行。但從人能行爲名也。具從能所
者。如云洗水。是能洗物是所洗。直云洗通
能所也。世間得名。既有此三句不同故。諦得
名亦有三句不同。次簡經中一句義。涅槃經。
文殊問二諦義云。世諦中有第一義不。第一
義中有世諦不。如其有者。即是一義諦。如
其無者。將非如來虚妄説耶。佛答云。世諦即
是第一義諦。有善方便隨順衆生。説有二諦。
此明道理唯有一諦無有二諦。但隨順衆生
故説二諦也。問若爲唯有一諦耶。大師舊云
有四諦二諦一諦。言四諦者。眞諦俗諦空諦
有諦也。二諦者。空有二諦。還是眞俗二諦。有
還是俗。空還是眞。故言二諦也。問一諦者若
爲是一諦。爲當非眞非俗。爲一諦耶。解云。不
相關。今言一諦者。團圝始終只是一諦。何者。
望凡夫唯有俗諦。凡夫但知諸法是有。不知
諸法性空。故凡夫唯有俗諦。無眞諦也。若望
聖亦唯一諦。何者。聖知諸法性空爲實名諦。
知諸法虚妄不實非諦。然聖人。知諸法顛倒
虚妄非諦。非都無虚妄之法。若無虚妄之法。
則成斷見也。何者。有大乘人。聞畢竟空成空
見。便謂無罪福報應等。今明。不無罪福報應。
只罪福報應畢竟空。畢竟空而罪福報應不
失也。又中論云。諸賢聖眞知顛倒性空。非是
離顛倒別有性空。只了顛倒性爲空故。性空
於聖人是實爲諦。又知顛倒虚妄不實故非
諦。望聖唯一眞諦無俗諦也。次轉者。俗於凡
是諦。眞於聖是諦。二皆是於。二皆非諦。非眞
非俗。始是眞實。始名爲諦。故經云。世人知
者。名爲世諦。出世之人。如其性相。而能知
之。名第一義諦。於世出世人是諦實。非是
諦。唯非眞非俗。是實是諦。若爾亦唯有一
諦也。然從來人無有此義。亦不得釋涅槃經
文。何者彼明。二諦是二境。亦是二理。道理
有此二理。何得言世諦即第一義諦。隨順衆
生故説有二諦耶。佛親明無二諦。隨衆生故
説二耳。不應云道理定有二諦也。彼脱云此
是二諦相即義故云即是者。亦不然。彼雖相
即恒二。二而恒即。終是二理。二理不可無
故。彼不得言實無二隨順衆生故説有二也。
問經云世諦即第一義。隨順衆生説有二諦。
可得前兩節竝得作此説不。解云。竝得。一往
正對凡夫。明唯眞是諦俗非諦。問若爾應無
二諦。解云。實唯一諦。但隨順衆生故。説二諦
也百論亦爾。俗非諦。隨俗故説有俗諦。故論
文云。隨俗説故無過也。第二節。明俗於凡是
諦。眞於聖是諦。眞俗竝非諦。非眞非俗乃是
諦者。仁王經。何故云三諦有諦無諦中道第
一義諦耶。解云。實唯一諦。無有三諦。但隨順
衆生説有三諦。隨眞俗縁故。説眞俗諦。所以
涅槃經明世諦即第一義。次即云世人知者
名世諦。出世人知者名第一義諦也。脱眞諦
三藏。明有三諦義。今明。此三諦竝隨衆生故
説耳。二諦既是隨衆生説。中道第一義諦。亦
是隨衆生説。何者。既非二。豈是不二。故中論
云。若有無成者。非有非無成有無既不成。非
有非無何成。一切皆淨。師云。四諦二諦一諦
無異。只是一諦耳。然復有一種四諦二諦一
諦義。若爾有兩義四諦二諦義。前四諦二諦
一諦。此無深淺。後四諦二諦一諦。則淺深大
異。言四諦者。即無量四聖諦。次卷四諦爲二
諦。次卷二諦爲一諦。眞俗不俗。俗眞不眞。不
眞不俗。名一實諦。次卷一諦成無諦。眞俗二
不眞俗。不二二不二。非不二不二。二非二。非
二非不二。名無諦。次舒即無諦一諦二諦四
諦無句一句二句四句無量句。卷舒明義故。
此兩種異也。前鹿盧唯有一諦。凡夫以有爲
實。不知性空。於凡唯俗是諦。眞非諦。聖人以
性空爲實。知俗虚妄不實。於聖唯眞是諦。俗
非諦。菩薩即唯非眞非俗。是實是諦。餘則非
諦。於三縁有三諦。三縁中趣擧一縁。唯一是
諦。餘悉非諦。然經論正意。明唯眞是諦俗非
諦。何故爾。眞是實義。俗非實義。故唯眞是諦
俗非諦也。次釋相待義。問若爾云何相待。解
云。約此義是虚實待。是非待。諦非諦待。不
得二諦相待。何者。庶盧唯有一諦故。唯得諦
非諦待也。問經復有二諦故。云隨順衆生説
有二諦。又世人知者名世諦。出世人知者名
第一義諦。既有二義。云何相待耶。然唯有一
諦。隨衆生故説有二諦。此一句語所淨事
大。何者。此語若成他義則壞。非但義壞。亦不
得讀涅槃經。今時得作此釋。非但經如此。論
亦復然。由有論故解經。所以云經有論故義
則易解也。前問云既有二諦云何相待者。從
來解云。眞俗待。二諦不待。若諦相待。則長長
相待。故眞俗待。二諦不待也。且難。眞俗不
自。諦是不自不。若眞俗與諦皆不自。眞俗與
諦皆相待。若眞俗待諦不待。眞俗不自。諦應
是自也。今明。無非因縁。無非相待。故師云。
我佛法中。無非因縁。若非因縁。乃是外道義
也。問若皆相待。師何意云眞俗待諦諦不待
耶。解云。此語有意。人不解師語耳。原相待
義。必須相顯相成。如長短相待。非短不長。非
長不短。由長顯是短。由短顯是長。名曰相待。
故中論云。非如長短彼此待他而有無自性
也。若直云諦諦。若爲得相顯。若爲相成。故諦
諦不得相待也。今言。相待者。諦帶眞俗。名眞
諦俗諦。論相待。由性空是眞俗。則顯有是俗
諦。亦由瓶衣等法是俗諦。顯性空是眞諦。此
則由眞諦顯俗諦。由空諦顯有諦。由聖諦顯
凡諦。就此義故。明二諦相待也。擧事如善人
惡人。直言人不得相待。由此是善人。顯彼是
惡人。善惡二人待。二諦亦爾也。次斷鄭二諦
相待義。彈他釋非。顯山門正意。彈他者。凡彈
兩人。一者彈成論。二斥學三論不得意者。彈
成論者。彼釋俗諦審是浮虚。此解定非。今不
將三論難彼不學三論聞三論不信。今將涅
槃經文以彈之。經云。世人知者名爲世諦。出
世人知者名第一義諦。汝若謂審浮虚是俗諦
者。世人應知諸法審是虚假。既有此理。世人
豈能知諸法虚假耶。世人既不知諸法虚假。
故不得以審虚爲俗諦也。今釋是諦實義。正
會經文。世人所知。於世人是實名爲世諦。出
世人所知。於出世人是實。名第一義諦。今得
作此解。論釋如此。故云。世若無論。即爲邪
智所障也。次斥學三論不得意者。明二諦
眞俗。待非眞俗。二諦待。此義不然。如前所
彈。今反此釋明眞俗。故宜相待。只二諦正
論相待。何者。由二諦相待故有二諦。若不
相待。則無二諦。唯有一諦。何以故。若不相
待。則無可簡別。混成一諦。要由相待顯別。
所以得有二諦。雖二諦相待。要須眞俗標
別。由眞諦顯是俗諦。由俗諦顯是眞諦。故
眞俗二諦待。雖眞俗二諦待。正是二諦待。正
是二諦待故。經論皆云諸佛常依二諦説法。
二諦若不待。則無二諦。無二諦佛無所依。
故是二諦相待也。問若爾用眞俗何爲耶。解
云。眞俗標別。二諦明此是眞諦此是俗諦。由
眞諦顯彼是俗諦。猶如一赤色雖同是赤色。
而色有勝劣。此是劣赤此是勝赤。由劣赤
顯此是勝赤。勝劣兩赤待。二諦亦爾。俗是
劣諦眞是勝諦。勝劣兩諦待。凡聖空有眞
俗皆例爾。問此爲教諦待。爲於諦待耶。解
云。教諦待義易。於諦相待難解。爲此義故。今
開三句釋之。一者俗於諦。唯有不待無有待
義。二者眞於諦。亦待亦不待。三者教諦。唯待
無不待。言俗於諦唯不待者。凡夫知實有。不
知性空。但有俗諦無有眞諦。既無眞諦。故無
相待。若知眞諦。即知俗虚俗即非諦。此亦無
待。以其不知眞故。無眞諦可待。若知眞則無
俗諦可待。故俗於無有二諦待義也。眞於諦
亦待亦不待者。言無待者。例如俗眞於聖實
故眞是諦。聖知俗虚妄不實。俗於聖非諦。若
爾唯眞是諦。俗非諦。俗非諦故。不得有二諦
待也。言亦有待者。聖有權實二智。就權智中
有兩知。一知俗虚於聖非諦。二知俗虚於凡是
諦。就此而論。亦有二諦待義也。言教諦唯待
無不待者。此義易知。如來因縁有無教諦。有
名無有。無名有無。有無皆是因縁假名義。所
以華嚴云。諦了分別諸法時。無有自性。假名
説故。有無教諦。皆是因縁假名義也。次更正
前二於諦待義。明凡於諦無待義。但聖於諦
有待義。有兩種待。一者知俗於聖虚。即虚實
待。二者知俗於凡實。即兩實待。兩諦待也。凡
於諦無兩種待。一者凡不知眞故。無虚實待。
二者凡不知眞。於聖實故。無兩實待。此則聖
於有待。凡於無待。以聖於有待。是得是悟是
因縁。以凡於無待故。是失是迷是自性。此正
開能所得失凡聖故也。然二諦雖有十重。餘
重不可要急。今遂要急者以辨之。涅槃聖行
品。明十種二諦義。今次第依經釋之。經中。前
文殊問。次如來釋。文殊問中有三。一牒二定
開三詰難。文殊白佛言。世尊所説世諦第一
義諦。其義云何。即牒二諦。世尊第一義中。有
世諦不。世諦之中。有第一義不。即定開。如其
有者。即是一諦。第三詰難。亦前是領佛語。次
問佛語。第三難佛語。難中有二。初難第一義
中有世諦義。然此中言有者。非如穴中有蛇
屋中有人。人屋二諦。論有今言有者。乃明。世
諦即第一義諦。二諦一義。名之爲有也。擧譬
如僧佉因中有果。因果一體。名之爲有也。爲
是故難云。如其有者。即是一諦也。如其無者。
將非如來虚妄説耶。第二難第一義中無世
諦。則難若有即是一。今難無則是二。如外道
僧佉因中有果是一。衞世因中無果即是二。
今亦爾。如其有即是一諦。如其無當知是二
諦也。問既有二諦。若爲言虚妄耶。解云。有兩
義故虚妄。一者即事虚妄。二者遠望虚妄。言
即事虚妄者。那得有二諦。諦是實義。唯有一
實。唯有一諦。若有二諦。則應有二道。諸有二
者。無道無果。道既無二。諦那應有二。故云將
非如來虚妄説耶。言遠望者。明若第一義中
無有世諦。乖大乘經。佛從來於諸摩訶衍經
中。説眞即俗俗即眞。如大品。須菩提問云。世
諦第一義諦異耶。佛答云。世諦如即第一
義諦。如是二。無二無別。今若有二諦者。將非
如來虚妄説耶。進退兩關難也。善男子。世諦
即第一義諦。此佛答彼二難。答二難者。即前
一關通。後一難印。前者明世諦即第一義諦。
如汝所言也。答後者明此難虚設。何者我明。
唯有一諦無有二諦。但明有義不明無義。故
無虚妄之過也。斯則一即之言。二難雙拆也。
世尊若爾即無二諦。此更別難。若世諦即第
一義諦。即無二諦。佛何意從來説有二諦。又
云諸佛常依二諦説法耶。佛答云。有善方便。
隨順衆生。説有二諦。即答前一難。明道理唯
有一眞諦無有二諦。而言二諦者。善巧方便。
隨順衆生。説有二諦。隨凡有説有。隨聖空説
空。隨兩縁故説二諦也。然此兩隨但爲一縁。
兩隨不同也。兩隨但爲一縁者。隨凡説有爲
凡。隨聖説空亦爲凡也隨聖説空亦爲凡者。
聖如實悟空。今還説聖所悟。引化凡夫也。兩
隨異者。隨凡説有爲凡。隨聖説空不爲聖。一
往開得失二諦。此是能化之聖。何須爲説耶。
問若爲凡説空不爲聖者。何故有佛話經却
除諸菩薩兩佛共話。此則佛佛相爲也。今明。
佛話不爲佛。佛話爲衆生。若不爲衆生。佛則
非話。故隨凡説有。亦爲凡。隨聖説空。亦爲
凡。不爲佛也。善男子。如出世人所知者。名第
一義諦。世人之所知者名爲世諦者。前明依
二諦説。今明所依二諦。即前是教二諦。今是
於二諦。然此文與中論一種。故三論義可信
也。中論云。世間顛倒謂有。於世人名俗諦。諸
賢聖眞知諸法空。於聖人名第一義諦。如此
文。世人知名世諦。出世人知名第一義諦也。
論次云依是二諦爲衆生説法。即是此云隨
順衆生説有二諦。隨世人説世諦。隨出世人
説第一義諦也。成實論義壞。今明。隨衆生故
説二諦。何時道理有二諦耶。二諦義若壞。一
切義壞也。次更簡前一句。前既云世諦即第
一義。可得第一義諦即世諦不。解云。通皆得。
於聖唯有眞諦。世諦即第一義諦。亦於凡唯
有世諦。第一義諦即世諦。通論皆得。但今正
是世諦即第一義諦。唯有眞諦無有俗諦。何
者。唯眞是實俗非實。唯有一如無二如。唯有
一眞無二眞。故無世諦也。而今有二諦者。有
二義。一者隨順衆生故説有二諦。即教諦。二
者於衆生有二諦。即於諦也。然於教二諦。他
家所無。唯山門相承有此義也。問此經何意
明於教二諦耶。解云。爲答文殊與大衆疑。謂
唯有一諦。正作無二諦難。爲是義故。佛開
於教二諦答之。明善方便隨順衆生説有二
諦。何意無二諦耶。次云。世人知者名世諦。出
世人知者名第一義諦。何意無二諦。前隨衆
生説。即二教諦。世出世人知。即二於諦。爲釋
無二諦疑故。明於教二種二諦也。問經明於
教二諦可如此。論何意明於教二諦耶。解云。
百論正爲諸外道不識不聞如來二諦。所謂
迦毘羅論等。昔所不聞。昔所不識。爲其不識
二諦。所以論主。示其二諦也。中論明。二諦者
通爲一切。但正爲内學不識大乘二諦。如薩
衞等五百論師。不識諸法性空二諦。此則與
百論挍一節。有小乘二諦大乘二諦。百論縁
皆不識二諦。爲彼不識故。提婆示大乘二諦。
此即簡異數論。數論亦破外道。百論亦破外
道。何異。解云。大異。數論破外道示小乘法。
故是小乘論。百論破外道示大乘二諦法。故
是大乘論也。若是中論。縁已學佛小乘二諦。
不識大乘本性空二諦。爲是故。龍樹菩薩。明
大乘本性空二諦也。今此經竝異兩論。何者。
文殊與大衆。已解二諦。但疑無二諦故。佛明
有二諦也。善男子。五陰和合有衆生名世諦。
即陰離陰。無衆生名第一義諦。此下更就異
義。約法廣明二諦義。不同前明教二諦次明
於二諦。世人知者名世諦。世出人知者名第
一義諦。今第三就我無我明二諦。與前異。前
明二諦。通直明世人知名世諦。世出人知名
第一義諦。不判有人無人有法無法。今的就
有人無人明二諦也。善男子。或有法有名有
實。第四二諦。前就人明二諦。今就法明二諦。
前就眞俗明二諦。今就世諦中更開二諦。前
就眞俗明二諦者。我是世諦。無我第一義諦。
大論云。人等世界故有。第一義諦則無也。今
就世諦中自明二諦者。世諦者。世諦法中。自
有有名有實。自有有名無實。有名有實爲第
一義諦。有名無實爲世諦。如火水等物。有名
有實。有實者有實義。爲實有義。應名有名。表
義故爲第一義諦。有名無實者。如蛇床虎杖。
大論云。草名朱利。此云賊。何其曾作賊。但有
假名。無有實義應。名以無實義故爲世諦。此
則就於虚實判二諦也。善男子。如我衆生第
五二諦義。此就事理明二諦義。束前有名有
實有名無實。竝爲世諦。苦集滅道爲第一義
諦。何者。陰界入等有名有實。龜毛等即有名
無實。此之二種。竝爲事法故爲世諦。苦集滅
道是理法故。爲第一義諦。善男子。世法有五
種者。第六就如實知不如實知判二諦。不如
實知五種世法。則名世諦。如實知五種世法。
無有顛倒爲第一義諦。五種世法者。一名世
二句世三縛世四法世五執著。如經文釋云
云。善男子。若燒壞者。第七就續不續明二諦。
若謂燒壞等法相續不斷名世諦。若知燒壞
等法念念生滅實無相續。爲第一義諦。此異
成論假實義。假名不滅。實法則滅。今明。若言
諸法相續不斷爲世諦。若諸法實不續爲第
一義諦。如肇師物不遷論云。旋嵐偃嶽而常
靜。江河競注而不流。野馬飄鼓而不動。日月
歴天而不周。即其義也。善男子。有八苦者。即
第八就生死涅槃明二諦。有八苦生死爲世
諦。無八苦生死爲第一義諦。然大判。生死爲
世諦。涅槃爲第一義諦。今言。無八苦不全是
涅槃。何者。涅槃有有所無無所有義。無八苦
生死等。是涅槃有所無義。故經云。空者二十
五有。不空者大般涅槃。今無八苦生死。即涅
槃有所無義也。涅槃有所無。既無生死。涅槃
無所有。亦無生死。今無生死。具含涅槃。故言
生死爲世諦。涅槃爲第一義諦也。次文云。依
因父母而生名世諦。十二因縁生名第一義
諦。此則第九就因縁判二諦。亦是親疎判二
諦。亦是麁妙判二諦。因縁者。父母和合則縁。
十二因縁即是因。因親縁疎也。又父母生麁。
十二因縁生妙。衆生但知麁不知妙。故父母
生爲世諦。十二因縁生爲第一義諦。此即九
種二諦義。足前菩薩對聲聞判二諦義。爲十
種二諦也。中間簡二諦義。擧譬如一人多有
所能。或名走者。或名苅者。或名鍛者。只是一
人。隨義立多名。二諦亦爾。只是一二諦。隨義
有多名也。問此經何故明此十種二諦耶。解
云。爲答難。故明此十種二諦。文殊與大衆。疑
無二諦。正作無二諦難。所以如來開十種二
諦答也。此則爲釋無二諦難。故明二諦説。二
爲破不二。二既去不二亦不留。故大論云破
一不著二。又説二表不二。今因二悟不二。二
無不二無也。然此十種。置前一種。就答難中。
有九種二諦。前明二教諦。次明二於諦。此正
明二諦義。從我無我去。就世諦中自有深淺
不同。歴法廣論二諦義。然此七種二諦。應須
一一判其廣狹辨其深淺。如我無我二諦。但
就人明不就法辨。此義則狹。有名有實有名
無實。虚實判二諦。此義則廣義。可知也。須
一一釋之
二諦義中卷




二諦義卷下
 胡吉藏撰 
次明二諦相即義第三。然此義横無不多條
緒。竪入極自深玄。今且略出三處經文。明二
諦相即義。一者即向所引涅槃經。世諦即第
一義。二者大品經。空即色色即空離空無色
離色無空。三者淨名經。色性自空非色滅空。
然此三經文。雖異意同也。問此三經來意若
爲異耶。解云。此三經來意是同。言不無奢切。
何者涅槃經言奢。大品淨名經言切。涅槃經
奢者。涅槃云世諦即第一義諦。不云第一義
諦即世諦。故涅槃言奢。大品淨名切者。大品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淨名亦爾。所以爲切也
又涅槃經。但明世諦即第一義諦。不明第一
義諦即世諦。通皆得。世諦既即第一義諦。第
一義諦豈不即世諦。但涅槃隻用故。世諦即
第一義諦也。若大品經則平道雙用。空即是
色色即空也。問何意涅槃隻説大品雙明耶。
解云。通皆例也問經既不例。汝何得輒例耶。
今明所以不例者。涅槃正釋諦義。明唯眞是
實故。唯眞是諦。俗即虚妄非實。故俗即非諦。
Footnote:
 
Footnote:
 
Footnote:
 
Footnote:
 
Footnote:
 
Footnote:
 
Footnote:
 
Footnote:
 
Footnote:
 
Footnote:
 

[First] [Prev]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Next] [Last] [行番号:/]   [返り点:/] [CITE]